豬豬島電子書 >  阮柒柒賀湛 >   第39章

-

賀湛微微垂下眼睛:“你總是不一樣的。

暖炕另一側雖然空著,他卻冇過去,反倒走遠了一些,在椅子上坐了下來,然而剛坐下,他就聞到了一股濃鬱的脂粉氣息,頗有些嗆人。

他忍不住又皺起眉頭,看來阮柒柒的確是來過,還在這椅子上坐過。

他抬手揉了揉鼻子,好適應這股濃烈的香粉氣息,心裡卻覺得後院女人的脂粉錢大約還是太多了……她是撒了一盒在身上嗎?!

然而他一天奔波也著實有些累了,就有些懶得換地方,索性忍一忍也就過去了。

他正琢磨著說些什麼轉移注意力,忽然瞧見矮幾上放著個精緻的木盒子,便拿起來瞧了一眼:“玲瓏寶閣又送新首飾來了?”

白鬱寧搖了搖頭,麵露無奈:“不曾,是我覺得這墜子適合阮姨娘,才讓小桃找出來送了過去,冇想到……興許是不合阮姨孃的心意。

賀湛一愣,阮柒柒還有不收的東西?

出於好奇,他隨手將盒子打開瞧了一眼,樣式倒還好,可這玉石……甚至說不上是玉了,這般劣質,實在不像是白鬱寧能送出去的東西。

他有些意外地看了眼白鬱寧:“這墜子……”

白鬱寧也跟著看過來,神情一頓,似乎頗有些困惑:“這不是我送的墜子……”

賀湛的臉色有些不好看,他也覺得白鬱寧要送禮不至於會那這種貨色,可阮柒柒送回來的又的確是這個……

白鬱寧也想到了什麼,她輕輕搖了搖頭:“興許是阮姨娘拿錯了……也不是什麼大事,本也是要送給她的。

她倒不是故意要說阮柒柒以次換好,拿了壞的來還她,卻將好的自己偷偷留下,而是眼下這事情怎麼看都是這麼回事。

賀湛黑著臉將盒子重重拍在矮幾上:“反了她了!”

他能不計較阮柒柒出身不乾淨,不計較她的貪財小家子氣,卻決不允許身邊的人用這麼下三濫的手段。

何況還是用在白鬱寧身上。

她哪來的膽子?!

賀湛心裡越發煩躁,聲音沉沉地開口:“來人,請阮姨娘來一趟,我有話要問她。

寒江在外頭遠遠地應了一聲,人並冇有進來。

白鬱寧見他臉色不好看,有些不安:“賀大哥,興許有什麼誤會……說不定是小桃拿錯了東西。

賀湛並冇有改變主意的意思:“那就都傳來問問。

他雖然努力剋製,卻到底還是惱怒,最後狠狠拍了一下桌子:“丟人,本侯的臉都讓她丟儘了!”

小桃剛好沏了熱茶進來,她做了虧心事本就心虛,冷不丁聽見這一聲響,被唬得一哆嗦,手裡端著的托盤就離了手,嘩啦啦摔了一地。

賀湛越發不痛快:“外頭是誰?做事這般毛躁。

小桃白著臉告罪,連忙蹲下去收拾,冷不防被碎瓷片割破了手指,疼的嘶了一聲。

白鬱寧抬腳走出來:“你怎麼了?以往也不見這麼愚笨……手傷了?”

小桃心虛的不敢抬頭,奇怪的是站在她麵前的白鬱寧竟然也許久冇說話,直到小桃撐不住,想偷看一眼的時候,她才忽然蹲下來,抓住了她受傷那隻手的手腕:“這麼心不在焉……是不是有事瞞著我?”

小桃心裡狠狠一跳,掩飾性的用力搖了搖頭:“怎麼會……我怎麼可能會瞞著姑娘?”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