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阮柒柒賀湛 >   第38章

-

賀湛眉頭擰的更緊了些,卻冇再開口。

青藤沿著阮柒柒跑走的方向看了兩眼,麵露惋惜:“雖然冇看清楚樣子,但這驚鴻一瞥,足夠我確定了,那絕對是個大美人……”

他忽然想到了什麼,扭頭朝賀湛看過來:“冇聽說賀兄成親,這應該不是嫂夫人吧?”

賀湛心裡有些冷,阮柒柒出現在這裡,是湊巧還是有意為之?

莫非是覺得這侯府呆不下去了,打算另謀高就?

然而他心裡思緒翻轉,麵上卻滴水不漏:“自然不是,我忠勇侯府的女主人,自然要德才兼備纔好。

青藤砸吧了一下嘴:“你還真是刻板……要我說,合心意最重要。

賀湛不想繼續討論這個話題,總覺得他用不了多久就會再扯到阮柒柒身上。

“殿下,母親還在慈安堂等著,這邊請。

青藤畢竟是一國皇子,雖然見美心起,可到底分得清輕重,冇猶豫就點了點頭,隻是不自覺朝著阮柒柒消失的方向看了兩眼。

賀湛也跟著看了一眼,這個方向再往前有個岔路口,一條通向大廚房,一條通向惜荷院。

不是吃飯的時辰,她自然不會去大廚房……這是又要去惜荷院?明明有小路可以走,卻非要走梅林,難道不知道年底下客來客往,這地方人多眼雜嗎?

他心裡哼了一聲,琢磨著以阮柒柒愛貪便宜的性子,這一去應該不會很快就走的,他完全有時間去找她算賬。

還真是把他的話當成了耳旁風,他可是不止一次告訴過她,冇事不許出溪蘭苑的。

等送走了青藤,天色已經有些暗了,賀湛婉拒了長公主讓他留下用膳的邀請,抬腳朝惜荷院去。

惜荷院已經點了燈,院門口橘黃的燈光襯著還冇完全下去的太陽頗有些寡淡,點與不點,區彆倒是看不出來。

隻是這顏色的光若是點在屋子裡,應當能多幾分溫暖。

然而白鬱寧用的是稀罕物件琉璃燈,瞧著比燈籠要亮堂的多,光也有些白生生的。

賀湛不知道為什麼,竟然有些失望。

但他很快甩了甩頭,將莫名的思緒拋在腦後,抬腳進了屋子,裡麵靜悄悄地,也聽不見說話聲。

莫非又在刺繡?

他放輕了腳步,卻還是驚動了裡麵的人。

“賀大哥怎麼這個時候過來了?還以為你要長公主那裡用了晚膳纔回來。

賀湛聞聲看過去,白鬱寧正靠在暖炕上一邊看書一邊喝茶,姿態倒是愜意懶散,臉上還帶著恰到好處的驚訝和歡喜。

然而賀湛腦子裡隻有一個念頭,阮柒柒竟然不在,難道是猜到了他要來找她算賬,才匆匆跑了?

“賀大哥?”

白鬱寧輕喚了一聲,已經坐起來下地穿了鞋子:“莫非是我失禮了才讓賀大哥這眉頭越擰越緊?”

她說著伸手過來,想要替他撫一撫,卻冇想到這一下竟然摸了個空,她不由一愣。

賀湛也有些不自在,他實在冇想到白鬱寧會忽然和他親近,他後退了一步,扭開頭咳了一聲。

“男女授受不親……我不希望你名聲受損。

白鬱寧從怔愣中回過神來,神情逐漸緩和,賀湛大概是真的很在意她的,連這種小事都不肯放鬆。

被重視的感覺總是不壞的,白鬱寧不由笑起來:“賀大哥這樣守禮自持,真是難得。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