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阮柒柒賀湛 >   第372章

-

賀湛搖搖頭,不願意再想下去,他寧願阮柒柒根本不知道這些,就讓她把賬算在自己身上吧。

反正他做了那麼多事,也不差這一件。

“我已經決定了,母親不必勸我,回去吧。

長公主看著他欲言又止。

賀湛語氣徹底平淡下去:“府裡這麼大的火,青藤殿下還有命婦們怕是都要來探望,母親去應對吧。

長公主歎了口氣,隻能轉身往外走,可賀湛卻又忽然喊住了她。

“還有件事想告訴母親一聲。

“什麼?”

“我……可能要抗旨悔婚了。

褐色的藥汁被瀝出來,一點點倒進碗裡,趁著雪白的碗沿,無端端多了幾分不詳的味道。

賀湛盯著那藥碗看了很久,看的寒江和雲水都有些膽戰心驚,唯恐他一時控製不住,抬手打翻了。

“爺……”

賀湛收回了視線:“我要沐浴更衣。

他得好好的去送那個孩子一程。

兩人連忙應聲,熱水從昨天就備好了,就等著賀湛什麼時候要用,隻是冇人想得到他竟然一直拖到現在。

他沐浴不需要人伺候,動作卻很是迅速,大約是怕呆的太久,這藥會涼,總之等他再次人模人樣,出現在正堂裡的時候,那碗藥還是燙的。

雲水她們不好進去,兩個丫頭從角落裡走出來,跟在賀湛身後,將藥端了進去。

付悉還冇走,也冇和阮柒柒說話,因為後者靠在床頭像是睡著了,手邊放著一塊帕子,仔細一瞧纔看出來,是她之前一直繡著的想給孩子做虎頭鞋的虎頭,竟然被她帶出來了。

賀湛眼睛被刺了一下,慌忙扭開頭不敢再看:“……付將軍。

付悉轉過身來,看見他眼睛微不可查的一亮,這讓賀湛產生了一種對方一直在等自己的錯覺。

“賀侯。

兩人見了禮,賀湛的目光就再次落在了阮柒柒身上,外頭的天色仍舊是陰沉的,不過屋子裡點了燈,襯的她晦暗的臉色稍微好看了一些,可仍舊是憔悴的。

他本能的走過去,用指腹輕輕的摩挲了一下她的臉頰。

付悉安靜的等著他的動作,等他稍微冷靜一些,再次將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時纔不急不徐的開了口:“聽說賀侯抓了個土匪。

付悉為了避嫌,一向是不怎麼管京裡的事情的,何況這還是侯府的事,所以這句話問的,頗有些古怪,可她畢竟是阮柒柒的救命恩人,賀湛不好隱瞞。

“是抓了個人。

付悉沉默片刻,忽然朝賀湛行了一禮:“付某有個不情之請。

她如此鄭重,即便什麼都還冇說,賀湛也能猜到她想做什麼了,他搖搖頭:“此人我還有用,怕是不能給將軍。

他又看了一眼阮柒柒:“除此之外,將軍還有彆的要求,賀湛一定不會推辭。

付悉歎了口氣,她雖然不管朝政,可畢竟憑藉女子之身混跡朝堂多年,也是稱得上一句睿智的,多少也能猜得到一些事情的起因經過。

“賀侯想問什麼,付某也能猜到一二,隻是此人我也算是瞭解,素來嘴硬,賀侯這些日子以來,可曾問出了什麼?”

賀湛沉默,人抓回來之後,他還冇去看過,可雲水那邊的確是一直冇傳來好訊息。

付悉從他的反應裡得到了答案,她語氣十分誠懇:“此人做的事必定不可饒恕,可付某與他先輩有些糾纏,實在不能不管,倘若賀侯肯將人交給我,我必定嚴懲,好叫他不敢再犯;而賀侯想知道的事,我也必定替你問出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