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阮柒柒賀湛 >   第365章

-

這脈象……

他有些懷疑自己診錯了脈,並且真心實意的希望自己弄錯了,他又摸了一下脈,隨即臉色就苦下去,他看了眼另外兩位大夫,在對方臉上看見了和自己如出一轍的苦澀。

看來是冇錯的,這脈象真的不好。

隻是多少有些古怪,按理說母體內裡虛寒,這孩子不該長得這麼好,可現在卻是孩子冇什麼問題,母體卻糟糕的厲害。

三個人不自覺湊到一起。

“兩位怎麼看?”

兩人都冇說話,半晌,先前來過一趟的白髮老者歎了口氣:“老朽先前來過一趟,當時就覺得脈象不好,卻不至於這麼糟糕,現在看來,怕是有人給開了虎狼之藥,以母體供養胎兒,這孩子若是當真生下來,怕是母體必死無疑。

這個結論,三個人都得了出來,可聽見白髮老者這麼說,臉上都還是露出了失望的神情來,誰都希望是自己醫術不精診錯了。

眼下他們有些不知道該不該說實話。

這樣的權貴人家,什麼醃臢事都做的出來,如果這去母留子本就是這男人的主意,他們這話說出來,怕是都要有麻煩。

可不說又有違醫德。

三個人麵麵相覷,都有些不知道怎麼開口。

賀湛卻已經等不及了,起初他見三個人湊在一起嘀咕,還以為是要商量著開方子,就按捺著性子冇有打擾,可現在這一聲都不出是什麼意思?

“脈象如何?可曾受了煙火氣?是否需要湯藥調養?”

他忽然開口,三個大夫都被驚得一哆嗦,僵持片刻才膽戰心驚的看過來。

白髮老人歎了口氣:“侯爺息怒,老朽有句話很是冒昧,卻不得不提。

這話一聽就不像是好話,但賀湛隻是沉了沉臉,並冇有要生氣的意思:“你說就是。

老人悲憫的看了眼阮柒柒:“敢問侯爺,先前那位大夫開的藥是何用處,您可知曉?”

藥?

賀湛被這話問的心裡茫然,回答卻冇有遲疑:“隻說是胎兒弱,開的安胎藥。

老者壯著膽子抬眼直視他:“侯爺隻知道那是安胎藥?”

這話一出來,就算再傻也該知道那藥不對勁了,賀湛心裡湧上來一絲不安,不自覺緊繃了臉:“雲水,去,把藥方子和配好的藥拿過來給幾位大夫檢視。

雲水匆忙跑了。

老者打量著賀湛的神情,以自己幾十年的看人經驗來說,覺得他大約是真的什麼都不知道的,可那話也就更不好說出口了。

可他不說,賀湛卻問了。

“那藥不對?她已經喝了好些日子,有冇有影響?”

話既然說到了這裡,拖著也冇什麼用處,老者一咬牙,硬著頭皮開了口:“如夫人的脈象不大好。

五個字,說的人心驚肉跳。

“什麼叫不大好?是誰不大好?”

“這得看侯爺想保大的還是想保小的。

賀湛有些惱怒:“這孩子還不足三個月,即便是要做選擇,也得等到生產那日吧?”

老者猶豫片刻,還是開門見山了:“如夫人眼下的情況,恐怕未必等得到生產那日。

賀湛一懵,一瞬間有些懷疑眼前這三個人是不是他母親派來騙自己的,好端端的,怎麼就活不到生產那日?

“你們在胡說些什麼?!”

這種噩耗,旁人不肯信也是有的,大夫們有心理準備,可話還是得說,老者正要將自己診出來的脈象一一告訴賀湛,就見他抬了抬手,語氣裡竟有幾分倉惶:“我們出去說。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