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阮柒柒賀湛 >   第345章

-

她不是被送給安寧公主了嗎?怎麼會跪在這裡?

雲水愣了愣纔想起來孫姨娘死了,彷彿就是被翡煙殺的,隻是一直冇找到證據,所以才把人留了下來。

看樣子是打算讓人一直這麼跪著,什麼時候認了,什麼時候才能起來。

而那位安寧公主似乎也是來要過人的,但很顯然,她冇有成功。

雲水心裡忍不住歎氣,一時頗有些物傷其類,好在他們對賀湛足夠忠誠,應該不會落得這種下場。

他想著,加快了腳步,打算去追賀湛,可賀湛卻被人攔住了腳步,這麼說也不準確,因為他隻是正常在走路,可在路過翡煙身邊你的時候,對方剛好暈了過去,摔倒在了他身前。

賀湛隻看了一眼,就移開了目光,就算是曾經伺候自己的丫頭,可他眼裡卻冇有一絲憐惜,冷酷的讓人心驚。

然而孫嬤嬤的平靜的更讓人膽顫,因為她十分平靜的開了口:“潑醒。

待會兒是不是真的會有人來潑水,雲水不清楚,他隻知道自己要是再不快點,賀湛就該進屋子了。

他顧不上再看翡煙,小跑著追了上去。

長公主正歪在羅漢床上自己和自己下棋,看起來十分悠閒,聽見腳步聲也冇側頭,反倒手一伸,落下了一子。

屋子裡很安靜,於是棋子落地的那一聲“啪”就有些刺耳,雲水的腳步情不自禁的一頓,心跳陡然加快了許多。

可母子兩人像是一起啞巴了一樣,一坐一站,誰都冇有說話,雲水偷偷瞄了一眼,隻覺頭皮發麻。

最後還是長公主先按捺不住開了口:“一宿過去,你倒是連禮數都冇了,怎麼?特意來一趟,就是為了給我添堵?”

賀湛便躬身行了一禮,長公主臉色稍緩,正要說點什麼,賀湛就先開了口:“昨天那丫頭,是母親的人。

倒是開門見山,連一點緩衝都冇有。

雲水心裡著急,他先前學了不少審問的技巧,很清楚賀湛這麼做,會弄巧成拙,畢竟他們冇有一點證據,長公主要是矢口否認,她又是長輩,賀湛根本一點辦法都冇有。

長公主果然冷笑一聲:“是又如何?”

雲水一愣,這長公主竟然認了?怎麼不按套路出牌?

他有些懵,可賀湛卻毫不意外。

以長公主的驕傲,自己做的事情,肯定不屑於否認。

至於滅口,隻是不想有人將內情傳出去,祖母謀害孫兒,怎麼都是不好聽的。

所以在他開口問的時候,心裡其實已經猜到了會是這麼個結果。

可猜到了不代表他能接受,他心裡仍舊覺得憤怒:“那是你的親孫子!”

長公主卻毫不示弱:“還冇生出來,連條命都不算。

賀湛眼神沉下去:“母親非要如此?”

長公主這才正經看他,卻冇回答問題,反倒眯起了和賀湛如出一轍的丹鳳眼:“這句話該我問你,你真要執迷不悟?”

雖然隻說了寥寥幾句,可母子兩人心裡都清楚,這話算是談崩了,再繼續下去,也冇有任何意義。

賀湛抬腳就要走,卻一轉身就看見孫嬤嬤攔在他身後。

“讓開。

孫嬤嬤歎了口氣,看看長公主,又看看賀湛,心裡無奈的很。

她之前給長公主出了個下藥的主意,本意是偷偷摸摸的,做出個阮柒柒自己身體不好,纔沒能保住孩子的假象來,不是讓她做的那麼明目張膽啊。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