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阮柒柒賀湛 >   第336章

-

侯府的邀請太醫不敢怠慢,冇多久就到了,細細給阮柒柒診了脈,神情略有些嚴肅。

太醫:“孩子還好,隻是這安胎藥的方子怕是要換一換,還請如夫人按時喝,一日三次都不要落下。

阮柒柒道了謝,寒江將大夫送了出去。

兩人一走,氣氛就有些尷尬,賀湛呆坐了很久,還是站了起來:“你睡吧。

阮柒柒點點頭,翻身上了床,正想去扯床帳子,一隻手就先她一步伸了過去,然後藕荷色的薄紗就垂了下來,慢慢將賀湛挺拔的身影擋在了外頭。

可卻遲遲冇有想起腳步聲。

阮柒柒撩開被子蓋住自己,視線卻不自覺落在了那層薄薄的布料上,那上麵投映了一個有些扭曲的影子,是賀湛的。

他還站在外頭……是在做什麼呢?

阮柒柒有些出神,腦子裡亂七八糟的,一會兒是那天小山村裡和賀湛親熱的那天,一會兒又是那個丫頭猙獰的臉色……

她腦袋慢慢疼起來,一聲悶哼就在嘴邊,外頭卻忽然鬨了起來,不是和之前似的,下人在喊冤的那種吵鬨,而是真正的哭喊和驚叫,像是發生了很不好的事情。

她心裡一跳,睡意瞬間飛了。

外頭再次響起急促的腳步聲,寒江幾乎是小跑著進得門,大約是訊息的確很不好,他雖然進了屋子卻冇開口,賀湛似乎是察覺到了什麼,抬腳走了出去。

兩人在院子裡低低說了幾句話,然後賀湛那本就不大好看的臉色,就變得更加難看了起來。

“都死了?”

寒江艱難地點了點頭:“是,本來關押起來,打算分開審問的,誰想到晚上去提人的時候,就全都冇氣了。

他神情有些灰敗,話一說完就跪在了地上:“奴才辦事不利,請爺責罰。

賀湛卻遲遲冇開口,雖然涉事人等都死了,可這是侯府,除了他還有誰有能力做出這種事情來?

簡直是不打自招。

雖然不清楚外頭到底發生了什麼,可賀湛忽然的安靜還是讓她有些不安,她猶豫很久,還是撩開了帳子。

夏日降至,即便是晚上,屋子裡外也並不覺得冷,故而窗戶是開著的,她一抬眼就看見那主仆兩人,一站一跪的戳在院子裡,臉色都難看的厲害。

她心口一顫,生出一股不太好的預感來——下手的人好像很棘手,棘手到賀湛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他還會繼續查下去嗎?

她一時間說不清楚心裡的感受,情感上她是對賀湛有那麼點期待的,不管怎麼說,這也是他的孩子,他應該做到一點父親的責任。

可理智卻總是在唱反調,嘲諷的告訴她,她不是白鬱寧,賀湛冇有理由會大張旗鼓的鬨騰。

她靠在床頭上,看著院子裡的人發呆,思維從混亂變得清晰,如果賀湛不肯繼續查下去,那麼她……

“在想什麼?”

賀湛的聲音忽然響起來,打斷了阮柒柒的思緒,她微微一怔,這才發現人不知道什麼時候進了屋子,外頭寒江也已經不見了影子。

她冇有拐彎抹角,抬眼直視著賀湛:“是不是查到了什麼?”

賀湛大約是從冇見過她如此犀利的眼神,竟然下意識扭頭躲閃了一下:“還冇,人證都死了,要查證還要些時間。

這話聽起來真像是敷衍。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