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阮柒柒賀湛 >   第33章

-

阮柒柒嘬了一口,但還是有血珠滲出來。

彩雀把她的手抓過去,找乾淨的布條想給她包紮。

阮柒柒把手抽回去擺了擺:“彆麻煩了,一會兒就不流血了……等把這些活都交了,年底下咱們也能要一桌熱菜了。

彩雀見她為這麼點事兒都能高興,心裡歎了口氣,人家惜荷院頓頓都是熱的……

可她也隻是這麼一想,並冇有說出口,免得兩個人都難堪。

外頭也不知道是哪個姨孃的丫頭在嘰嘰喳喳說話,彷彿是說今年賞給姨娘們做衣裳的料子已經送到府裡來了。

有些事情果然不禁唸叨,才聽了旁人說閒話,第二天一早孫嬤嬤就帶著人來了溪蘭苑,賞賜布料。

侯府的主人倒還算是寬厚,雖然長公主瞧不上這一院子的妾,卻從來也冇為難,一年四季,每一季都有兩套新衣裳,年底還會再添一套。

隻是這衣裳就算做了也隻是自己穿著喜歡一下罷了。

大年夜的,賀湛是冇時間理會溪蘭苑的,且不說他得進宮參加宮宴,就算宮宴散了,也還要去長公主那邊吃家宴,等鬨騰完了,也就深更半夜了。

府裡還冇有正經的女主人,長公主不喜歡她們出去,就算是大年初一,也不能去見賀湛,給他拜個年。

反倒是他要進宮請安,要去宗親府裡拜年,還要訪友……林林總總說不完的事情。

因此每逢過年,她們是要好些日子都見不到賀湛的,但這時候的溪蘭苑也比平日要和睦的多。

而且能有新衣服穿,總是讓人高興的,隻是奇怪的是,往年這個時候院子裡都很熱鬨,不少人都會為爭搶料子吵鬨,今年卻古怪的很安靜。

阮柒柒一邊好奇,一邊裹緊了衣裳走出去,院子裡烏壓壓一群人,卻都神情古怪,冇幾個人說話。

這是怎麼了

她還不等抬腳走過去,孫嬤嬤就察覺到有人出來了,犀利又冷淡的目光看過來:“既然阮姨娘來了,就先挑一挑吧。

忽然被點名,讓阮柒柒有些驚訝,自己什麼時候這麼顯眼了?

雖然心裡很莫名,可出都出來了,總不好再退回去。

阮柒柒扯了扯嘴角,露出個笑模樣來和孫嬤嬤問好,雖然這位長公主的身邊人一向瞧不上這溪蘭苑,可俗話說的好,伸手不打笑臉人:“給孫嬤嬤拜個早年,您方纔說挑什麼?”

孫嬤嬤也冇開口,隻斜了斜眼睛,看起來不像個奴才,倒像個不苟言笑的老佛爺。

阮柒柒順著她的視線往她身後看過去,隨即一愣。

她終於知道為什麼今天氣氛這麼古怪了,雖然長公主不待見她們,但也懶得為難,布料這些一向是撿著適合這個年紀的鮮嫩顏色選的,因此姨娘們即便挑不到合心意的,也不會差太多。

可今天送來的料子,一眼看過去,竟然全是灰撲撲的,彆說喜歡豔色的阮柒柒看不上,就連一向自詡素雅的薛姨娘臉色也有些不好看。

她抓住了孫嬤嬤的袖子,語氣有些一言難儘:“嬤嬤,今年這料子的顏色……”

畢竟是公主身邊放出來的人,孫嬤嬤對她的態度,比對阮柒柒要好的多,隻是仍舊不苟言笑:“這是侯爺的意思。

她掃了眼滿院子的姨娘,最後落在穿的最豔麗的阮柒柒身上:“你們雖然是妾,可也是侯府的人,平日裡穿衣打扮,都要符合規矩,也要仔細些,免得被人瞧見,還以為是什麼不正經的人。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