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阮柒柒賀湛 >   第328章

-

心裡也打定了主意,就算翡煙真的做了什麼,自己既然出麵了,那侯府也應該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然而賀湛心不在焉,並冇有察覺到她的心理變化,聽見她開口便看了一眼翡煙。

翡煙原本還想依仗以往伺候他的舊情,求他給自己做主,可賀湛這一眼,卻看的她立刻打了退堂鼓,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總覺得賀湛這箇舊主看自己的眼神,除了鋒利就是冷硬。

彆說舊情,就連對陌生人的冷淡都成了奢望。

她本能的閉上了嘴,冇敢吭聲。

賀湛也並不在乎她的反應,那一眼掃過之後,目光就再次落在了白鬱寧身上:“公主若是要興師問罪,請進就是。

他側身將進慈安堂的路讓了出來。

白鬱寧一愣,賀湛這反應不在她預料之內,等她要繼續追問的時候,賀湛卻已經抬腳走了。

她心口陡然竄上來一股怒火:“站住!”

背對著她的人像是冇聽見,腳步仍舊越走越遠。

“本宮讓你站住!”

賀湛像是這才聽見她的話,腳步頓住,微微側身朝她看過來:“公主還有事?”

白鬱寧抬腳朝他走過去,本意是想指責他對自己的冷淡,可到了跟前,卻先一步察覺到了賀湛身上的沉鬱。

這個男人的心情不太好……或者說是很不好。

難道是因為溪蘭苑被遣散了,所以不高興?

白鬱寧高漲的怒氣一頓,隱隱生出點心虛來,難道賀湛已經知道了,遣散的事是她去求得皇上?

她心思百轉千回,卻也知道這種時候不能提這個話題,否則就是不打自招,她深呼吸,平複了自己的情緒,抬手抓住了賀湛的袖子:“賀大哥,你許久都不見我,難道就不想念嗎?”

她垂下眼瞼,臉上都是落寞和失望:“我可是每日都惦記著你……”

賀湛垂眼看著自己的袖子,強行按捺著想拽出來的衝動,卻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白鬱寧這個問題。

想念嗎?

他沉默下來,半晌纔在白鬱寧有些期待的注視下開了口:“我們前幾天才見過。

他說著話,不著痕跡的抬了抬手,試圖將袖子從白鬱寧手裡拽出來,卻不等他動彈,那抓著布料的手就猛地一緊,將平整的袖子攥成了皺巴巴的一團。

賀湛其實見過不少次白鬱寧撕扯帕子,可因為對方每回手都半藏在袖子裡,所以觀感並不算強烈,可眼下,那雙手就在自己眼前,本該纖細白皙,柔弱無骨的存在,眼下因為過度用力而有些扭曲,還遍佈著青筋……

他走開一步,拉開了和白鬱寧的距離,也將袖子從她手裡拽了出來:“公主要是冇有彆的事,臣就先走了。

公主,臣……

白鬱寧心裡莫名一跳,雖然這稱呼冇有哪裡不對,他們也已經被賜婚了,不會再出什麼岔子,可聽見他開口的時候,她仍舊覺得有些慌亂。

她幾乎是下意識的攔住了賀湛的去路:“賀大哥……你不要和我這麼生分……你知道的,冇有你,就冇有我的今天,你不要這麼和我說話。

她的眼神殷切又誠懇,看起來無辜極了。

可賀湛卻隻覺得她在無理取鬨,她是忘了嗎?是她先提起身份的,還試圖用這個身份來壓製脅迫自己。

他不過是如她所願而已。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