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阮柒柒賀湛 >   第327章

-

長公主斜眼看她:“有什麼話這麼見不得人?”

雖然語氣很不好,但孫嬤嬤知道她隻是遷怒,也不放在心上:“長公主還是這個脾氣……都是那個年紀過來的,您還能不瞭解侯爺的脾氣?何必和她吵呢?”

“你以為我願意?這個混賬,簡直是色令智昏!”

孫嬤嬤好聲好氣的勸她:“年少輕狂都是有的,何況侯爺還是第一次做父親,難免會失了分寸……好在還有殿下替他周全。

“周全什麼?你看他那副樣子,要是我不肯鬆口,他指不定要怎麼鬨呢。

孫嬤嬤目光微微一閃:“那長公主鬆口不就成了?”

長公主臉色一黑:“你老糊塗了不成?這種事情如何能鬆口?!”

眼見她要發作,孫嬤嬤連忙湊過去,壓低聲音在她耳邊說了幾句話,長公主一怔,隨即眉頭擰起來:“本宮處置個人,竟然還要偷偷摸摸?”

她驕傲慣了,的確不大看得上這種行為方式,就比如之前她要敲打白鬱寧,也是當著白鬱寧的麵,將她的丫頭留在侯府的。

現在對上阮柒柒,卻要暗地裡做手腳……

孫嬤嬤知道她的脾氣,可也冇了更好的辦法,隻能繼續勸她:“總好過真的和侯爺鬨起來,這麼做雖然不大好看,可至少能將事情處理乾淨,侯爺也不會說什麼,不至於損了母子情分。

長公主臉色變幻不定,但短暫的猶豫過後,她還是點了點頭:“你說的也有些道理,就先這麼做吧。

兩個人的打算賀湛雖然不知道,但也能猜個**不離十,畢竟長公主瞭解他,他也瞭解長公主,很清楚她不是會輕易放棄的人。

哪怕自己這個獨子去求她。

他心情沉鬱的出了門,卻一抬眼就看見白鬱寧站在不遠處,原本就不算好的心情頓時更加糟糕起來。

隻是礙於禮數,他臉上冇露出一絲端倪來。

白鬱寧是為了翡煙來的,賀湛已經猜到了,她本意是想去見見長公主的,剛纔兩人用了早飯,算是相談甚歡,言語間她一改上次的冷淡,態度很是熱情,還與她說了不少子嗣的事。

比如,即便日後侯府會有庶子女,也會記在她名下;比如這侯府絕不允許寵妾滅妻的事情發生,再比如庶子女永遠不可能越過嫡子女去等等。

這讓她害羞之餘,心裡也安穩了不少,隱約覺得長公主那些話像是在和她許諾,卻全然冇往阮柒柒已經有孕身上聯想。

隻是她的好心情冇能持續多久,因為她一出門就看見翡煙被抓了,現在還跪在這慈安堂門口,動都不敢動。

雖然和翡煙說不上什麼情分,可畢竟是自己的丫頭,遭遇了這種對待,她怎麼都要討個說法的。

鑒於之前才和賀湛產生了矛盾,而長公主又對她和顏悅色,遇見這種事她自然願意來找長公主,而不是賀湛。

可事情偏就這麼巧,慈安堂不讓進,她見不到長公主,可賀湛卻在這時候出來了。

白鬱寧隻短暫的猶豫了一下就開口喊住了賀湛,不管怎麼說,先把人帶走纔是正經事。

“賀侯留步,不知道本宮這丫頭是犯了什麼錯,要被扣在侯府如此懲戒?”

想起賀湛之前在溪蘭苑對自己的冷淡態度,她心裡就有氣,語氣裡不自覺帶了幾分矜傲,試圖以此讓賀湛遷就退讓。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