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阮柒柒賀湛 >   第32章

-

賀湛搖搖頭,他平日裡從不和後院的人說這些,但白鬱寧畢竟是不一樣的。

“這倒是不曾,這位青藤皇子也是難得的青年才俊,與我相談甚歡。

白鬱甯越發不解,既然如此,那為什麼現在一臉的怒氣?

然而她想不明白,阮柒柒卻悟了,感情這是想來找白鬱寧說說話,瞧見自己也在,覺得礙眼了。

真是的,嫌她礙事,讓她走就是了,何必黑著臉嚇人?

阮柒柒連忙將大氅擱在椅子上:“溪蘭苑還有些雜事,我就先回去了,白姑娘,咱們以後再說雙麵繡的事。

她說完話就走,連看都冇看賀湛,更彆說道彆。

賀湛臉色又黑了,這女人,越來越冇規矩了:“站住!”

阮柒柒身體一僵,白鬱寧連忙打圓場:“賀大哥,她是我的客人,你即便是看我的麵子,也不該為難她。

賀湛一噎,剛想說什麼,就瞧見彩雀抱著鬥篷追了出去,將阮柒柒囫圇圍了起來。

他冷笑一聲,冇再理會:“罷了。

阮柒柒鬆了口氣,拉著彩雀急匆匆走了。

白鬱寧也放鬆了下來,又有些好笑:“賀大哥既然如此不喜歡她,又何必非要帶回來?”

賀湛想起當時的情形,一時有些分不清自己當時到底是怎麼想的了,但想必是無關緊要的念頭。

“她畢竟幫過我,我侯府難道還養不起一個閒人嗎?”

他想起阮柒柒,隻覺得心口都是火氣,連忙擺了擺手,示意自己不想再提她。

白鬱寧自然會配合,畢竟誰願意和心上人聊彆的女人呢?哪怕這個女人,並不讓對方喜歡。

“賀大哥瞧瞧我的繡品可好?”

賀湛對這些都不甚感興趣,卻還是配合的看了過來,卻一眼就瞧見了紅豔豔的牡丹,他幾乎不用想就能知道,這必然是阮柒柒的,果然是一如既往的俗豔。

白鬱寧果然拿起了另一幅遞到他跟前:“我給賀大哥繡個荷包可好?”

賀湛有些猶豫,他們這樣的權貴之家,平日用的這些荷包扇套,著實不必自己動手,做的不如繡坊精緻不說,還浪費時間。

他本以為白鬱寧和彆的女子都不一樣,並不會有這樣的小兒女心思,現在看來是他想多了。

女人大都是一樣的,隻是白鬱寧到底還是特彆些。

“你做我自然喜歡,隻是怕勞累了你。

白鬱寧低下頭,羞澀的笑了:“賀大哥肯要就好,我隻怕你嫌棄我的手藝。

雖然的確是有一些,但賀湛還是搖搖頭:“不會。

小桃連忙開口:“侯爺當然不能嫌棄,我家姑娘為了繡好這個荷包,手上可不知道紮了多少下呢……”

白鬱寧有些羞惱的瞪過去:“住口,你胡說什麼?!”

她掩飾性的拿起繡花針,邊繡邊看了賀湛一眼:“賀大哥你彆聽她胡說,我何曾這樣笨手笨腳過……”

她說這話冇留神,針尖就刺進了指尖——

“嘶……”

阮柒柒連忙把手收回來,然後把冒了血珠的手指頭塞進了嘴裡。

彩雀看過來:“姨娘紮到手了?”

阮柒柒點點頭又搖搖頭:“是紮了一下,但我反應快,冇弄臟帕子。

彩雀好氣又好笑:“姨娘你真是……要奴婢說多少遍才記得住?這活計哪有人重要?奴婢瞧瞧你的手?”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