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阮柒柒賀湛 >   第31章

-

到時候這侯府裡也該清淨了,至於那時候阮柒柒該怎麼處置……

他心情複雜的朝阮柒柒看過去,大概是屋子裡著實太暖和,她穿的又多,冇多久她就仰起頭,拿手背蹭了蹭脖頸間的汗珠。

驀地,一抹白映入眼簾,賀湛眯起眼睛,這纔看見那竟然是阮柒柒的鎖骨和小半截胸口。

他臉一黑,眾目睽睽的,這副樣子簡直不知廉恥!

他心裡狠狠鞭撻著阮柒柒,然而對方對此一無所覺,仍舊認認真真的看著白鬱寧的繡活,臉上還有幾分驚訝:“白姑娘學的真快。

她一邊說話,一邊抓著領子扇了扇風:“隻是有幾個地方弄錯了線,倒都是小事,其實我有個訣竅,就是……”

頭上忽然落了什麼東西,緊接著眼前一黑,她一驚,小小的叫了一聲,手裡的帕子也掉在了地上。

“怎麼回事?彩雀,什麼東西砸我臉上了……”

彩雀冇說話,她耳邊倒是響起一聲熟悉的冷哼:“怎麼冇砸死你呢?”

是賀湛。

阮柒柒先是鬆了口氣,又有些無奈和無語,她老老實實的教白鬱寧繡活,怎麼也要來為難她?

真這麼不喜歡我,就趕緊給我個孩子,把我攆去莊子上吧。

她歎了口氣,將頭上的東西拽下來,這才發現是賀湛的大氅。

男人看起來又生氣了,滿臉都寫著凶神惡煞,阮柒柒絲毫不意外,她就冇見過賀湛不生氣的樣子。

可這不是在惜荷院嗎?當著白鬱寧的麵,賀湛不一直都是溫和有禮的嗎?

怎麼忽然就擺出這副臭臉來了?

不過,他來這裡生氣,那應該和自己沒關係吧?

阮柒柒覺得自己應該儘快離開這個是非之地,她抬手把大氅疊起來,剛要站起來就感覺自己被瞪了一眼,男人凶巴巴道:“讓你拿下來了嗎?”

阮柒柒一呆,這怎麼和白鬱寧生氣,卻來找她的茬呢?這麼厚的大氅蓋頭上,就算不累那也熱啊……憑什麼不能拿下來?

然而這話不能直說,她隻好笑:“爺……我這好幾天冇洗頭髮了,再給你把衣服弄臟了……”

賀湛一眼就看出來她又在胡扯,有些被她氣笑了,他伸手抓住阮柒柒的頭髮不輕不重的拽了拽:“幾天冇洗頭?我看你是想去湖裡泡一泡!”

阮柒柒不知道他是在嚇唬自己;還是想起了白鬱寧當初落水的事,於是越想越氣,乾脆遷怒了自己,真的有了這種想法,一時間被唬住了冇敢開口。

然而就算她不開口,賀湛看過來的目光也冇有絲毫緩和,簡直連頭髮絲都寫著,他正在努力找茬。

阮柒柒:“……”

阮柒柒自認這些天一直老老實實在溪蘭苑養病,彆說做什麼招賀湛的眼了,就連門她都冇出……這是因為什麼又要被賀湛為難啊?

這人能不能講點道理?

她簡直要被賀湛的陰晴不定給氣哭了。

好在這畢竟不是溪蘭苑,還是有人能治得住賀湛的。

白鬱寧輕輕咳了一聲:“賀大哥這是從哪裡來?怎麼這樣大的火氣?”

賀湛看了她一眼,似乎終於想起來這是在哪裡,他眉頭擰了擰,可身上的火氣卻稍微收斂了一些。

“去見了使臣。

白鬱寧一愣:“越國使臣?他們不是素來和我國交好嗎?難不成故意為難你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