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阮柒柒賀湛 >   第28章

-

阮柒柒想了想,寒江那小子倒也是一表人才,也能乾,就是總是笑,笑得人摸不著頭腦,總覺得他不是個善茬。

但這不妨礙她想做媒:“你瞧上他了?要不我去和爺說說,給你們指個婚?你也十六了,也該成親了。

彩雀臉一紅,嗔怪地看了阮柒柒一眼:“姨娘彆鬨,我和寒江才見了幾回?”

而且那是賀湛身邊得用的人,以後外放出去,也是有頭有臉的管事,尋常人家的小姐也配得上,怎麼也不至於要找個姨娘身邊的丫頭,再說了——

“聽說長公主那邊有不少人瞧上他了,長公主提了幾回,都被爺給駁了,可見是瞧不上伺候人的丫頭,覺得委屈他,奴婢就不湊這個熱鬨了。

阮柒柒一怔,雖然是伺候人的,可的確也分三六九等,她自己上不了檯麵,也帶累的身邊人受委屈。

這個話題有些戳心窩子,兩人一時都冇再開口,手底下的繡活卻做的飛快。

冷不丁外頭有人敲了敲門。

“彩雀姐姐在不在?”

這聲音有些耳熟,應該是溪蘭苑裡的人,彩雀連忙放下鞋墊子走出去:“在呢在呢,是誰呀?”

門一開,竟然是孫姨娘身邊的彩月,彩雀的臉登時就拉了下來:“你來乾什麼?”

彩月也不生氣,還是賠著笑臉:“姐姐彆急著生氣,都是奴婢,我家姨娘做了什麼,想做什麼,我也隻有聽話的份兒。

的確是這麼個道理,可彩雀還是看她不順眼,也說不出好話來,彩月並冇有在意,伸手指了指門口。

“外頭有人找你,溪蘭苑他不好進來,讓我來傳個話。

彩雀一愣,不好進溪蘭苑的,肯定是男子,可滿府裡,她也不認識幾個男的呀。

她將信將疑的看了彩月一眼,彩月親密的湊過來:“冇想到姐姐有這樣的造化……以後發達了,可彆忘了妹妹。

她說完才走,彩雀卻更加摸不著頭腦,說的什麼亂七八糟的?

猶豫片刻,她還是抬腳走了出去,一開院門就看見寒江站在外頭,手裡還提著幾個紙包。

彩雀連忙行了一禮:“原來是您。

她有些尷尬:“鞋墊我還冇做好……做好了我送過去吧。

寒江還是一幅笑模樣,他搖了搖頭:“都是奴才,彩雀姑娘不要這麼客氣,叫我寒江就是,鞋墊的事不著急,我是覺得藥不夠,才又抓了幾幅送過來,阮姨娘可好些了?”

彩雀點點頭,又謝了他一回,這才接過藥提著往回走,心裡琢磨著這麼多包,她們可算不用省了。

回了院子,她就給阮柒柒煎了藥,可兩天後,阮柒柒纔再次生龍活虎起來。

“太不容易了……”

彩雀也鬆了口氣,她也不喜歡阮柒柒半死不活的樣子,但還是忍不住有些惱:“姨娘,你可長點心吧,以後彆做這種事了。

阮柒柒連連點頭,卻忍不住看了眼院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她這兩天睡得太沉,竟然冇聽見外頭有動靜。

難道賀湛被白姑娘迷得冇心思搭理溪蘭苑的人了?

也不是說不通,她撓了撓頭,覺得八成就是這樣。

在屋子裡悶了這些日子,雖然外頭天陰沉沉的,風也冷,可她生出了點想出去走走的念頭來,彩雀連忙給她裹了厚厚的鬥篷。

“這麼冷的天,就算非要出去也得多穿點,咱們剛能下地,可不能馬虎。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