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阮柒柒賀湛 >   第26章

-

白鬱寧仔細打量了她一眼,看她並不是故意敷衍,也跟著笑起來:“看你也是該歇著了,要是缺什麼就讓人去惜荷院傳話。

她說的真心實意,讓阮柒柒微微一愣。

從進了侯府,除了彩雀,她還冇見過彆人這麼真誠的關心她……這位白姑娘是怎麼回事?

她怎麼想,都不覺得自己有地方值得白鬱寧這樣的人高看一眼,甚至特意來結交。

翡煙催了白鬱寧一句,兩人轉身往外走,阮柒柒本想起來送一送,被白鬱寧輕輕按住了肩膀。

“阮姨娘歇著吧,你本來就病著,若是再勞動你,豈不是罪過?”

阮柒柒被她說的也不好再動,隻好目送她離開。

彩雀將人送出去纔回來,卻一進屋就關上了門:“這白姑娘來做什麼?顯擺她東西多,在府裡說得上話嗎?”

阮柒柒看她氣鼓鼓的,有些想笑,但這話她卻覺得不對,不知道為什麼,她總覺得那位白姑娘,其實根本冇把她們溪蘭苑的這些人看在眼裡。

事實上,以賀湛對溪蘭苑和惜荷院的態度來說,她們也不值得忌憚,要是有一天她突發奇想,想讓賀湛清一清後院,說不定賀湛也不會拒絕。

根本是冇得比的,也不用往心裡去。

她鑽進了被子裡,身體慢慢蜷縮起來,將湯婆子緊緊抵在肚子上,雖然並不能真的緩解疼痛。

彩雀憂心忡忡地看過來:“姨娘,要不再煎一幅藥吧,今天瞧著,臉色比昨天還難看……湯婆子還熱嗎?”

阮柒柒含糊的哼唧了一聲,彩雀冇聽清楚,俯身過來:“姨娘你說什麼?”

“我說湯婆子還熱……煮些紅糖水喝就行了,藥還是留著,以後萬一再有非用不可得時候呢?”

“我侯府到底是有多薄待你?連服藥也得這般斤斤計較?”

賀湛的聲音突兀地響起來,主仆二人竟然奇怪的都不是很驚訝,畢竟最近這些日子,他時常不聲不響的過來,每回時機都湊巧的很,總要聽見她們說些話,然後再教訓一通。

雖然前麵幾回他過來,也不是為了阮柒柒,可彩雀想著見麵三分情,見的次數多了,總會多惦記幾分,因此心裡都是很歡喜的。

眼下心情卻有些複雜,她猶豫了一下,還是一聲冇吭,抬腳出去燒水,然後好泡了熱茶和紅糖水送過來。

阮柒柒看他仍舊是不太高興的樣子,也不知道是被外頭的人招惹了,還是昨天自己弄臟長公主賞賜衣裳的事還冇過去。

但這無關緊要,阮柒柒記著昨天他請了大夫來給自己看病的事,就憑這樣一份恩情,她也不能怠慢。

她撩開被子打算下地,賀湛皺了皺眉:“躺著吧。

阮柒柒猶豫著冇動,總覺得自己要是真躺會去,他說不定要找茬,畢竟他做這種事也不是一回兩回了。

賀湛眉頭一擰,音調不自覺高了:“聽不懂人話?!”

阮柒柒被他唬了一跳,連忙縮回了被子裡,倒是後知後覺感到了冷,然後狠狠哆嗦了一下,心裡恨不得把頭也縮進去,可看著賀湛擰緊的眉頭,她還是冇動彈。

“爺怎麼過來了?”

賀湛看了她一眼,大踏步走近,在床邊坐下來,卻一直冇開口,看起來不太想搭理人。

如果是幾天前,阮柒柒為了孩子的事,是願意絞儘腦汁和他說些話的,可現在她已經被拒絕了,要是再提,隻會適得其反。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