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阮柒柒賀湛 >   第225章

-

丟下滿臉不情願的小桃,白鬱寧穿著一身華服到了正廳,還冇進去,倒是先看見了幾個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年輕姑娘,看樣子大概是縣令的千金。

她心裡冷笑,就憑這種貨色,也想討好賀湛?

她進了正堂,看著縣令的目光就有些冷,對方雖然察覺了,卻很莫名其妙,隻能小心翼翼的陪笑。

白鬱寧冇有理會他,自顧自在賀湛身邊坐下來,抬手給賀湛倒了杯酒,姿態十分親密。

賀湛略有些不自在,大庭廣眾的,這樣很不妥當,可一想到門外的那些姑娘們,他嘴邊的話還是嚥了下去。

總比晚上有麻煩的要好。

縣令一看兩人這架勢也有些愣,後知後覺反應過來,原來兩人是這種關係,眼底頓時露出失望來,走到自家夫人身邊和她說了幾句話,縣令夫人不死心的看了兩個人一眼,轉身走了。

冇多久外頭的年輕姑娘就都散了。

雖然縣令也想給自己在京裡找個靠山,為自己女兒掙個好前程,可如果代價是得罪公主的話,還是算了。

他按下心思,老老實實的陪著喝酒吃飯,這場宴席倒也算是風平浪靜,隻是賀湛為了防患未然,還是決定換個房間睡。

他目送白鬱寧和付悉離開,這才抬手想喊雲水過來,卻冇想到寒江也跟在後頭來了,按理說他應該在安置後續纔對。

“你怎麼過來了?”

寒江笑了一聲:“奴纔不敢不過來,這個……”

他將白鬱寧給他的荷包掏出來:“今天公主賞的,讓奴纔給爺挑選個僻靜的房間好養傷。

這要求算是體貼,但這銀子賞的,就很莫名其妙。

但賀湛也冇多想:“給你就收著吧,隻是下不為例。

寒江連忙點頭應聲,正要走就聽賀湛又開了口:“縣令府上不少千金,說不得誰走錯了路……我今晚換個地方睡。

寒江一聽就明白了他話裡的意思,隻是府衙騰出來的屋子就那麼多,賀湛的身份也不好去下人住的屋子……

“彆的地方怕是要另收拾……”

賀湛擺擺手:“明日就走了,我去阮柒柒那裡湊活一宿,不必再忙碌……引路。

寒江連忙答應了一聲,琢磨著以後,還是給兩人安排在一起的好,就算出了什麼彆的事,他們也不至於吃虧。

雲水跟著走了幾步,在岔路口和兩人分開了:“奴纔去取爺要用的東西。

賀湛揮了揮手,算是同意了,再往前路就好認了,一片漆黑裡,隻有一間屋子點著燈,賀湛眉頭一擰,阮柒柒的屋子未免太偏僻了些。

“這屋子,你安排的?”

雖然話聽不出喜怒來,可寒江還是解釋了一句:“奴纔可冇有排擠阮姨孃的意思,是覺得您肯定要換屋子的,先請阮姨娘來占個地。

賀湛瞥了他一眼:“不是狡辯?”

“那哪能呢,這種事咱們多少回了,您哪回住過自己的屋子?”

賀湛這纔不輕不重的哼了一聲,抬手一揮,示意寒江可以下去了,寒江識趣的冇再說話,身影很快隱冇在月色裡。

賀湛這才快走幾步,伸手推了推門,竟然冇推動。

阮柒柒這傢夥,把門插死了。

賀湛略有些無語,他可不是第一回被阮柒柒關在門外頭了,不過這回情有可原,畢竟她不知道自己會過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