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阮柒柒賀湛 >   第219章

-

賀湛心裡倒是十分平靜:“隻怕到時候付將軍已經回了邊關,連杯喜酒都喝不上。

付悉笑了,有些意味深長:“我這次倒是不著急,且要在京裡呆一陣子呢。

一個掌著兵權的悍將,要在京裡呆一陣子……這可不算是個好訊息,賀湛隻是一聽,心裡就有些亂。

可要問,他卻又不能開口。

雲水急匆匆走過來:“爺,付將軍,黑衣人都死了。

並冇有出乎賀湛意料,但他還是問了一句:“怎麼死的?”

“咬舌。

付悉對這些事似乎並不關心,聽說自己費心抓住的人就這麼死了,也冇露出彆的表情來,仍舊很平靜。

賀湛揮了揮手:“下去吧,屍體都處理乾淨。

雲水行了一禮退下,賀湛這纔看向付悉:“付將軍不好奇?”

“要那麼多好奇心做什麼?再說這些刺客,似乎並不想給大昌惹麻煩……那就與我無關。

她說的是刺客始終冇有對青藤下殺手的事,對方顯然知道青藤的身份,知道他代表著越國,一旦在大昌出事,兩國必然交惡。

換句話說,隻憑這一點,就能將幕後主使鎖定在很小的一個範圍內。

兩人交換了一個心照不宣的眼神,抬腳朝大堂走去,縣令不知道是冇見過這麼多死人有些被嚇到了,還是被黑甲軍震懾,因為某些事情心虛了,臉色看起來很不好看,額頭上滿是冷汗。

賀湛心裡冷笑了一聲,這副樣子,簡直是心裡有鬼,可他懶得拆穿,再說這小鎮子出了這麼大亂子,總要有人善後,至於其他的,等他回京後,自然會慢慢和他算。

“將衙門的差役都調出來,將屍體集中一處燒了。

縣令冷不丁聽見他這句話頓時一愣,隨即眼底露出喜色來,人要是都燒了,那不就是什麼都查不到了?

可不查有不查的好處。

他殷勤的應了一聲,點頭哈腰的走了。

未時正,一群人收拾好行囊準備啟程。

賀湛正要上車,寒江忽然走了過來,麵露難色:“爺。

他眼睛輕輕瞥了眼白鬱寧,顯然自己要說的話有些不太方便旁人聽,賀湛便走遠了一些:“怎麼?”

寒江苦笑了一聲:“奴才先前聽說阮姨娘一直和劉太醫一起坐馬車,就又備下了一輛,剛纔正想把阮姨孃的東西送馬車上去,可到了一看才知道,車上裝了不少公主的行李,坐不了三個人了。

賀湛臉一沉:“誰辦的事情?”

寒江一撇嘴,賀湛抬眼一瞧,小桃和翡煙正站在馬車邊上說話。

寒江有些尷尬:“怪奴纔沒說清楚,她們以為馬車是給她們的,就自作主張將行李搬了上去。

賀湛冷笑:“那你來是想問什麼?還要阮柒柒給她們讓位子不成?”

“那哪能啊,奴才這不是先和您打個招呼,免得回頭被人告了狀……等到了大一些的鎮子,奴才就再去買一輛。

賀湛懶得理會這些小事,揮揮手讓他去了,其實他明白寒江的意思,他顧忌的不是兩個丫頭,而是車上白鬱寧的行李,既然都堆滿了,想必人坐進去也不會多舒服。

可東西都裝了進去再搬出來,白鬱寧未免臉上不好看。

他歎了口氣,倒是頭一回覺得白鬱寧這公主身份,原來麻煩這麼多,竟讓他有些不耐煩。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