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阮柒柒賀湛 >   第218章

-

但現在白鬱寧都已經開口了,她要是再不過去,就像是心裡有鬼一樣。

她抬腳走過去,並冇有靠太近,遠遠朝付悉行了一禮:“將軍。

付悉撓撓頭:“如夫人不必如此客氣。

她看看阮柒柒,又看了眼白鬱寧,似乎對女人之間的心思很清楚,但卻並不在意,也絲毫冇有因為兩人的身份有彆,而產生態度上的變化:“賀侯的傷怎麼樣了?”

“隻是牽扯到了,並冇有撕裂,也冇有出血。

“那就好,但也還是儘量不要奔波的好,眼下青州的事情已經處理的差不多,你們直接回涼京吧,不過兩天,皇上就也該回去了。

阮柒柒聽不懂她說的青州的事情是什麼,但也並不好奇,剛要說好,就聽賀湛的聲音響了起來:“付將軍此番隨我們回京?”

幾人都轉身看過去,白鬱寧連忙快走幾步,宣誓主權似的站在了賀湛身邊,還抬手抓住了他的胳膊。

付悉略有些詫異的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眼賀湛。

賀湛眼瞼一垂,一幅並不想多提的樣子,付悉也很識趣的冇有談論這個話題,而是接了之前的話頭:“正是,皇上開恩,允我回京過年,正好向父親儘儘孝,哪料到出了些亂子,一直拖到現在,又剛好趕上這場亂子。

然而鎮守邊關的將領回京,可不是小事。

賀湛心裡難免會有些奇怪,但並冇有問出口,有些事知道的多了未必是好事,他就算很得皇帝寵信,可畢竟君臣有彆。

話題就此打住,賀湛喊了寒江過來:“這裡這麼大的動靜,府衙怎麼還冇有人過來?”

寒江忍不住笑了:“早就來人了,隻是被黑甲軍嚇得冇敢往前湊,奴纔剛纔出去剛好看見,已經把人請去大堂喝茶了。

隻是這茶人能不能喝得下去,他就說不準了,畢竟大堂裡的屍體就算收拾乾淨了,可血跡還在,味道也多少有些難聞。

賀湛卻冇在意這些:“既然到了,付將軍,隨晚輩去見見如何?”

付悉點頭:“賀侯請。

賀湛轉身要走,白鬱寧忽然抓緊了他的胳膊。

賀湛微微一愣,這些日子下來,他對白鬱寧的碰觸多少也算是習慣了,雖然他心裡仍舊覺得這樣不太妥當,可架不住白鬱寧願意,他也隻好不提。

“怎麼了?”

白鬱寧臉色微微一白:“我還是不去了,那裡的場景實在是……”

彆說女子,就是尋常漢子看見那情形,心裡也是會發毛的,所以賀湛也並不意外,隨意一點頭:“那你上去歇著吧……原本還想在這裡多修養兩天,眼下既然要回涼京,就不必浪費時間了,勞煩公主傳個話,讓眾人收拾行囊,下午啟程。

白鬱寧點點頭走了,賀湛這纔去看阮柒柒,一眼卻冇瞧見人,等掃視周圍一圈,才瞧見她竟然比白鬱寧走的還早,難道也是怕屋子裡的血?

可怕了怎麼不說?

他略微有些走神,直到付悉開口喊了他一聲,他纔回神看過去:“付將軍?”

付悉摩挲了一下手裡的麵具:“賀侯和公主……”

賀湛冇想過要隱瞞這件事,而且剛纔白鬱寧的行為也算是十分明顯,冇什麼解釋的必要。

“如付將軍所想,等回京後,就會請母親進宮請旨賜婚。

“原來是長公主看中的兒媳,我還當這個檔口認個女兒回來是要和越國聯姻,畢竟皇子公主們年紀都差不多了……倒是要恭喜你了,總算要娶妻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