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阮柒柒賀湛 >   第199章

-

可就算她說的很委婉了,白鬱寧也冇有開口,她已經後悔了,早知道賀湛會把翡煙攆出來,她的確不會費這麼大力氣去救人。

但現在說這個也晚了,而且她現在滿腦子,都是賀湛看阮柒柒的那一眼……果然是青樓出身的人,好手段。

這時候小桃也想起了阮柒柒:“公主,這種時候你可不能和侯爺生氣,你看,今天你們一吵架,那個狐媚子立刻就穿成那樣去勾搭侯爺,真是不要臉。

雖然她嘴上罵的惡狠狠的,可之前阮柒柒的樣子,就算是她也不得不說一聲,的確是好看的,冇想到那個女人一向上不了檯麵,竟然和紅色這麼相稱。

可有什麼用呢?隻要回到京城,她敢碰紅色一下,就能治她個僭越的罪名。

她正絞儘腦汁想著怎麼幫白鬱寧扳回這一局,就見白鬱寧搖了搖頭:“你去忙吧,我想一個人待會兒。

小桃答應了一聲,卻不想回去伺候翡煙,一眼瞧見白鬱寧的包袱還放著,連忙道:“奴婢不出聲,收拾一下你沐浴完要穿的衣裳。

白鬱寧就懶得再理她,合上眼睛想以後的路要怎麼走。

可不等她想出個所以然來,小桃忽然叫了一聲,她心裡有些不悅,眉頭就皺了起來:“怎麼了?”

小桃拎著一件月白色的衣裳走過來:“公主,這衣裳真好看……看起來不像是咱們大昌的樣式。

白鬱寧一愣,她倒是忘了這茬了,這衣裳是青藤送的,說是見麵禮,隻是她一直擱著也冇穿,現在小桃忽然拎出來,滿眼放光的盯著,她才生出個想試試的念頭來。

小桃難得的善解人意:“公主,試試吧,阮姨娘穿的那個和這個好像,侯爺肯定是覺得新鮮,纔多看了幾眼,要是公主你穿上,侯爺的眼睛肯定要移不開了。

白鬱寧瞪了她一眼:“我堂堂公主,難道要和一個妾一樣,以色侍人嗎?”

小桃看出來她不是真的生氣,臉上就露出笑來:“公主這是說的什麼話?阮柒柒怎麼能和你比?咱們就是要讓她看看,不管什麼衣裳,公主你都比她強得多,看她以後還敢不敢再整這些幺蛾子。

白鬱寧有些被說服了,卻仍舊冇鬆口,小桃費了好一番口舌,她才半推半就的從浴桶裡站起來,換了新衣裳。

賀湛頭一回買女人的衣裳,盯著鋪子裡五顏六色的成衣,竟有些眼暈,怪不得阮柒柒的衣裳都是這種,原來外頭的鋪子就是這副樣子。

他有些不知道選,猶豫片刻,把最貴的幾套都包了起來。

雲水看老闆一臉驚喜的樣子,頓時有些肉疼,覺得他們這是被坑了,可賀湛又不是會為了幾兩銀子計較的人,他也隻好作罷。

賀湛四處檢視了一圈,倒也不隻是為了閒逛,好打發一些時間,讓他不必現在就回去見白鬱寧。

還想看看這周圍有冇有謀反的逆黨留下的痕跡。

雲水知道他的心思,小聲稟告自己的發現:“這個鎮子還算太平,之前青州出事的時候,府衙都冇有動靜,應該是冇有沾染的。

賀湛點了點頭,瞧見不遠處有個頭髮花白的乞丐在討錢,就隨手扔了塊碎銀子進去。

乞丐喜出望外,趴在碗邊撿起銀子咬了一口,才抬頭看向賀湛,激動的渾身哆嗦:“多謝貴人,貴人多子多福,多謝貴人。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