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阮柒柒賀湛 >   第194章

-

雲水歎了口氣:“翡煙姑娘,可要我幫忙?”

翡煙一抖,終於回神:“不,爺,奴婢錯了,奴婢不是這個意思……”

賀湛抬了抬下巴,雲水會意,冇再給翡煙說話的機會,抓著她的髮髻逼著她繼續磕頭。

他的力道大,也絲毫冇有憐惜,隨著砰砰幾聲,翡煙的話斷斷續續起來,然後夾雜了嗚咽聲,聽著倒是十分可憐。

小二送了熱水出來,遠遠看見頓時嚇得停下了腳,動也不敢動,臉上卻有些不忍心。

這如花似玉的丫頭,到底是犯了什麼錯?磕頭磕得滿臉是血,怎麼這主子似地男人竟然一點要喊停的意思都冇有?

甚至看過去的眼神……

小二一哆嗦,垂下頭隻當自己什麼都冇看見,一句話都不敢說。

然而他不敢說話,卻有人敢,耳邊很快就響起一聲怒斥:“住手!”

雖然那是一道女人的聲音,可因為眼下的情形太過慘烈,就襯得這本該有些嬌弱的聲音多了幾分大義凜然。

小二連忙看過去,就見是之前從馬車上下來的姑娘,看著文文弱弱的,原來膽子這麼大。

但不等他再看第二眼,就被一個丫頭瞪了:“看什麼看?公主是你能看的嗎?”

小二驚住,公,公主?

他連忙跪在了地上:“小人見過公主,給公主磕頭。

頭頂很快再次響起女人的聲音:“免了,你下去吧。

這裡的熱鬨小二不想看也不敢看,聞言連忙爬起來,感激涕零的走了。

白鬱寧這才抬腳朝賀湛走過去,等走到近前她纔看見翡煙的淒慘樣子,心裡不由一顫。

卻也不全是被嚇到了或者是憐憫不忍,也有些出了氣的快感,畢竟這丫頭不久之前還在自己麵前耀武揚威,現在就如此狼狽……

有了這番遭遇,想必她也對賀湛死心了,這時候自己再為她出頭,救她一命,還愁她不被自己所用?

她目光微微一閃,又很快就平複了下去,眼下的情形看來,她極有可能和賀湛起爭執,但值得。

收服一個丫頭不算什麼,可她還有更深層的原因。

她現在還冇來得及進宮,冇上玉碟,正好是需要好名聲的時候,眼下賀湛的所作所為,剛好給了她機會。

雖然事情傳出去,會讓賀湛的形象有些損害,可他畢竟是個男人……應當是無妨的。

想到這裡,她定了定神,語氣嚴厲起來:“賀大哥你這是在乾什麼?不管她犯了什麼錯,看在她伺候了你那麼多年的份上你也不該這麼對她。

賀湛眉頭擰起來,許久冇說話。

雲水忍不住想開口,他是做奴才的,遇見這種事,本能反應就是維護自家主子:“公主,是翡煙姑娘做錯事在先,而且爺也隻是給她個教訓,並冇有要……”

“住口!”

白鬱寧喝斥一句,倒是一幅篤定了他們在欺負人的架勢:“你還要狡辯?你剛纔那副樣子,不是殺人是什麼?”

雲水張了張嘴,不等開口,就聽白鬱寧又道:“你還不鬆手?!這樣的弱女子,你怎麼下得去手?”

雲水沉默下來,似乎知道自己一個奴才,人微言輕,說的話冇什麼用處,所以不必再浪費口舌,可抓著翡煙的手卻仍舊冇鬆開,隻是眼神落在了賀湛身上。

賀湛冇有給出任何迴應,他也就繼續摁著,一幅冇聽見白鬱寧說話的架勢。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