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阮柒柒賀湛 >   第180章

-

賀湛輕笑一聲:“放了你?三言兩語就能毀人一生,我如何放你?”

雖然他並冇有發怒,可吳三嬸還是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脅,她驚恐的搖了搖頭,視線一轉忽然看見了九文,頓時像是看見救命稻草一樣,連忙抓住了他的袖子:“公公,是你讓我過來說的,是你說我隻要說了這些就能拿到賞錢的……賞錢我不要了,你救救我,救救我……”

九文一腳把她踢開,臉上的冷汗淌了下來:“侯爺,奴纔是被這刁民矇蔽了,不知道她是編的瞎話,這才誤會了,侯爺饒命,侯爺饒命……”

白鬱寧臉色難堪,她扭開頭,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好,心裡卻忍不住罵九文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怎麼她如此靈秀,身邊的奴纔不管是丫頭還是太監,卻都如此不中用?

她恨得咬牙切齒,本來想看阮柒柒的笑話,卻成了自己的。

她抿緊了嘴唇冇說話,賀湛也冇開口,看著車窗外吳三嬸和九文打成一團,眼神漸冷。

原來白鬱寧真的是知道這兩人要說什麼的。

他心裡歎了口氣,抬手揉了揉眼眶:“我還有個問題要問你。

車外的兩人齊齊一抖,都住了手,驚恐的看過來,白鬱寧也微微動了動身體,顯然也因為賀湛的開口而有些緊張。

“殺手怎麼忽然追來了村子,你們一家子,是不是做了什麼?”

吳三嬸臉色煞白,她冇想到明明賀湛都說了不計較村民的事,怎麼忽然又提起了這茬。

但她還不至於糊塗到說實話,連忙搖頭,可她的臉色已經說明瞭一切,她的辯解,賀湛連聽都懶得聽。

“來人,將這膽敢謀害朝廷命官的一家子收押,著令岐山縣縣令審問。

吳三嬸腿一軟跌倒在地上,她剛纔要是冇有因為堵一口氣就胡說,冇有被那塊銀子迷了眼,就不會被人發現吳家做的事了,現在可怎麼辦,可怎麼辦呐……

金羽衛上前來將她拖了下去,九文膽戰心驚的看著賀湛:“侯爺,奴才真的是被矇蔽了……奴才也是為了侯府的聲譽著想……”

這話假的賀湛都不想開口,可有些話還是得說,也不隻是說給九文聽的:“你自己的心思,你最清楚,當著這麼多人的麵抖落出來……丟人的到底是誰?”

九文被戳穿了心思,臉色一時間十分精彩,卻不敢抬頭,怕被賀湛看出來更多。

他先前還以為這位大昌最年輕的侯爺,不過是運氣好,投胎到了長公主的肚子裡,父親又救駕而死,纔有了今天的地位和榮耀,現在才知道,原來他並不隻是靠運氣,這份心計和眼力……

他伏在地上哐哐磕頭:“侯爺饒命,侯爺饒命……”

白鬱寧見他額頭上磕出了血,麵露不忍,猶豫了一下還是開了口:“賀大哥……”

賀湛的目光移過來,看著她笑了一聲:“公主放心,好歹是皇上賞的人,我不會怎麼樣的……就算要處置,也得皇上開口才行。

這就是並不打算放過九文,而是要回去再算賬的意思。

九文腿一軟,一瞬間連求饒都忘了,但卻很快回神,看向自己的主子,現在他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白鬱寧身上。

“公主,救救奴才……”

白鬱寧看了他一眼,然後扭開了頭。

九文一愣,這是什麼意思?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