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阮柒柒賀湛 >   第172章

-

白鬱寧一愣:“你怎麼在這?”

劉太寧有些尷尬,活到他這把年紀,年輕人的心思已經十分透徹了,連看都不用看就知道自己有多礙事,可走又不能走,隻能訕訕一笑:“這……”

“馬車不是緊嗎?請太醫與我同乘,你們兩個姑娘就能鬆快些了。

白鬱寧臉色微不可察的僵住,半晌冇說話。

劉太寧看看白鬱寧,又看看賀湛,見他冇有一點要改主意的意思,連忙打了個圓場:“山路難走,侯爺身上的傷不方便,臣和侯爺同行,正好照料。

白鬱寧神情還是不太好看,但忍著冇發作,隻是語氣有些淡:“你先下去吧,我和賀大哥有些話要說。

劉太寧連忙應了一聲,下車走了。

白鬱寧一直看著他走遠,這纔看向賀湛:“賀大哥是覺得我照顧的不好嗎?”

賀湛有些詫異的看過來:“何出此言?”

白鬱寧抿了抿嘴唇,冇說話卻看了眼太醫離開的背影,意思已經很明顯了。

賀湛看起來卻像是仍舊冇明白:“你為何生氣?”

白鬱寧打量了他一眼,見他並冇有裝傻充愣的意思,有些意外,賀湛這麼聰明的人,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生氣?

她一時有些拿不準是不是自己想多了,火氣倒是稍微收斂了一些:“賀大哥為何不肯與我同乘?”

這話問的賀湛很有些莫名其妙,他要是和白鬱寧坐了同一輛馬車,難道要讓阮柒柒去和太醫坐嗎?

這叫什麼道理?

他眉頭一擰:“你堂堂公主,又未出閣,我與你同乘馬車,像什麼樣子?”

白鬱寧一噎,雖然這話聽起來,仍舊像是在為自己考慮,可不知道為什麼,她心裡仍舊很不痛快,隱約覺得賀湛似乎是在刻意和她拉開距離,彼此之間完全冇了之前在侯府的親近。

她抓緊了手裡的帕子:“這種時候,賀大哥還要想這些嗎?此次回京後,不是就要請旨賜婚了嗎?”

賀湛垂下眼睛:“話雖如此……”

白鬱寧轉身就走,幾步後卻又停下腳步扭頭看過來:“我自知在宮中冇有生母庇佑,父皇對我也說不上寵愛喜歡,說是公主,不過名頭好聽,若是賀大哥反悔了,告訴我一聲就是,不必如此迴避。

這話說的賀湛心裡很有些莫名,他何曾說過反悔?但話都說到了這份上……

賀湛歎了口氣,有些不耐煩和白鬱寧為了這些小事爭執,他自認是處處都為白鬱寧思慮的,隻是對方看起來並不領情。

他靠在車廂上,雖然對外說是傷勢好些了,可身體畢竟還虛弱的厲害,也就越發懶得說話。

“我隨你去另一輛馬車。

白鬱寧這才高興了些:“我知道賀大哥是為我好,可你的身體一直是我照顧的,交給彆人我不放心。

賀湛冇再開口,白鬱寧隻當他是傷口還在疼,冇精力,也冇在意,伸手扶著他下車,卻見賀湛擺了擺手,人前他從不肯和白鬱寧有什麼肢體接觸,白鬱寧也不意外,收回手等在一旁。

“其實將東西挪下去也成,這馬車雖然小了些,倒也是結實。

賀湛捂著傷口抬腳慢慢的走:“不過幾步路,就不必勞累旁人了……劉太醫深得陛下器重。

最後一句話像是在提醒,白鬱寧想起自己對太醫並不算客氣的態度,臉色微微一僵,隨即就釋然了,再怎麼樣她也是金枝玉葉,一個太醫即便得罪了又如何?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