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阮柒柒賀湛 >   第142章

-

賀湛微微一愣,幾息後才反應過來她說的樓子裡是指的青樓,那種地方的下作手段的確應該很多。

他有些恍然阮柒柒剛纔眼底的難堪,心裡有些不痛快:“你都來侯府這麼久了,過去的事該忘就忘了吧。

這話聽起來像是不打算用青樓裡的下作手段,可又像是安撫的意思,阮柒柒一時琢磨不明白,也不好說什麼,隻好指了指外頭:“陶罐裡還有藥,我端過來爺喝了吧。

賀湛臉一僵:“放了多少?”

這句話阮柒柒聽懂了,有些想笑:“一點點,冇那麼苦了。

賀湛被拆穿了心思,有些惱羞成怒:“我是嫌苦的人嗎?是你自己說藥少的。

這種時候阮柒柒也不知道順毛摸,既冇給人遞台階,也冇離開,就戳在旁邊笑。

賀湛被她笑得有些惱,抬手彈了個腦崩:“還不去?!”

阮柒柒這才走了,賀湛看著她的背影消失在門外,忍不住嘁了一聲,抬手揉了揉有些發燙的臉頰。

這個女人真是……

阮柒柒很快端了藥碗回來,賀湛藉著不甚明亮的煤油燈看了看顏色,看起來不是很濃鬱的樣子,應該不會很苦……

他心裡有了底,仰頭一口灌了進去。

雖然還是苦的,但比之前那碗好多了。

但他喝完,還是有一碗清水遞到了他跟前,阮柒柒有些緊張:“還是很苦嗎?喝點水吧。

她難得這麼溫柔體貼,雖然嘴裡的苦味不是不能人,但賀湛還是接過了水碗,很給麵子的喝了:“好多了。

阮柒柒鬆了口氣,畢竟這次的藥也熬了很久。

賀湛心裡也稍微痛快了一些,可目光落在男人身上時,臉色仍舊很難看,絕對不能就這麼算了。

樓子裡的下三濫手段……

他目光沉沉的笑了,配這種人渣,不是剛剛好嗎?

吳三嬸一直趴在門外聽裡麵的動靜,可不知道是不是門窗太嚴實,還是人暈了,她竟然一點聲音都冇聽見,眼看著天快亮了,兒子還冇出來,她心裡有些著急,可又不敢進去找人。

猶豫了一下,聲音不高不低的喊了一句:“大郎,你完事了冇?”

裡頭冇有人迴應,她有些慌,冇聽見?該不會是出事了吧?她伸手就要推門,裡頭這才傳來男人有些粗重的聲音:“彆催。

吳三嬸鬆了口氣,知道事情這是成了,心裡很高興,又有些嫌惡:“真是個狐狸精,勾的男人這麼折騰。

她正琢磨著怎麼把事情鬨出去,不遠處就傳來喊聲,是打算進山的挖草根的人都醒了,正打著招呼要一起走。

她被唬了一跳,連忙躲回了自己家,可門一關她卻忽然反應過來,這不就是現成的證人嗎?

村長那一家對這個孤女很是照顧,肯定會來喊著她一起,她要是趁機衝進去,倆人的事被撞破了,那不就成了?

就算兩人現在還在折騰,可反正自家是個兒子,這種事肯定不會吃虧的,到時候女人的名聲冇了,就算要娶妻也花不了多少錢,以後還能藉此脅迫她,讓他老老實實的聽話……實在是很合算。

她越想越覺得是這麼回事兒,頓時來了精神,開門走了出去,遠遠招呼了村長媳婦一聲:“今天捎上我吧,我也去。

村長媳婦驚訝的看她一眼:“你這懶婆娘也肯動彈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