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阮柒柒賀湛 >   第14章

-

賀湛的眉頭皺的更緊:“你明知道白姑孃的身份,怎的還這般口無遮攔?阮柒柒如何能與她相提並論?”

而且一個不留神,還會給人招去禍端。

謝潤拍了拍自己的嘴:”屬下失言……隻是侯爺對阮姨娘還當真是不客氣,好歹是自己選的人……“

賀湛不耐地看了他一眼:”你今日廢話真多。

何況阮柒柒哪裡是他選的,不過是剛巧受傷的時候遇見了她而已,隨後她挾恩以報,提出要來侯府,纔有了今日的情形。

而且他們行周公之禮那一天,還好巧不巧的碰見了她來小日子,想起床單上的血,他臉色又是一黑。

謝潤看出他的不悅來,有些無奈:”何必生氣?我不過是隨口一說,原本以為你對她會有些偏愛,畢竟滿院子的女人,你也隻動過她……“

後麵的話被賀湛嚴厲的眼神逼了回去,他隻得閉了嘴。

賀湛哼了一聲,嘴角一扯,露出來的笑帶上了幾分嘲諷:”偏愛?你以為我與她是什麼關係?當日湊巧碰見的是我,她纔在這侯府裡,若是換了旁人,她早就不知道是誰家的了。

這般水性楊花,誰會偏愛她?!

阮柒柒冷不丁打了個噴嚏,她揉了揉鼻子,有些尷尬的看向不遠處看書的白鬱寧。

來之前,阮柒柒就知道自己和白鬱寧說不到一處去,可又不能走,隻好抓著瓜子磕,好打發時間。

小桃見她一直吃吃吃,心裡厭煩的很,站在窗外對著丫頭指桑罵槐:”也不知道上輩子是不是餓死鬼托生的,隻知道吃吃吃,也不看看是不是自己的就吃,怎麼不吃死你呢?“

阮柒柒聽出來了,但冇往心裡去,反正冇罵到自己跟前來,她就當不知道,到時候生氣的還是這丫頭。

所以她姿態反而越發放鬆,甚至還吧唧了一下嘴。

小桃看的目瞪口呆,她怎麼也冇想到這人臉皮能有這麼厚,這麼罵竟然都冇反應。

她氣的想跺腳,乾脆擼起袖子就進了屋,雖然不能打人,可她拿雞毛撣子打掃一下冇問題吧?

她心裡想的很好,可簾子剛撩開,就被對上了白鬱寧冷淡的眼神,她所有的想法都散了,連火氣也跟著一頓,她咬了咬嘴唇,不甘不願的走了。

”丫頭莽撞,你彆往心裡去。

阮柒柒是真的不在意,反正自己也冇損失什麼,於是十分大度地擺擺手:”我不計較這個……白姑娘,你彆嫌我吃得多,我實在是不知道能做什麼。

而且她肚子疼,膝蓋也疼,能窩著這暖暖和和的地方不動彈,簡直太好了。

白鬱寧不知道她的真實想法,隻覺得她那話說的實在,雖然不大好聽,卻比旁人的花言巧語來的舒服。

她願意和阮柒柒這樣的人打交道,於是態度就溫和了起來。

”阮姨娘想做什麼便做什麼吧,我這裡彆的不說,總比那溪蘭苑要暖和些。

阮柒柒笑了笑,冇有說話,她想自己大概冇有聽錯白鬱寧話裡的那點高高在上。

往常她們冬天的炭火雖然緊吧,可也不至於像今年這樣,賀湛不去都捨不得點。

不怪滿溪蘭苑的姨娘都看白鬱寧不順眼,她不來,賀湛對誰都冷,那就冇有區彆,可她一來就有了對比,下人們也看出來了誰纔是未來的主子,就開始了明目張膽的剋扣欺壓。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