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阮柒柒賀湛 >   第1327章

-

東宮比張琅想的要冷清,也要安靜。

他被安排在白日裡值守,隔著一扇門守在門口,運氣好的時候,太子會打開窗戶,他能假裝不經意的看裡頭一眼;運氣不好,他連點聲音都聽不見。

但這仍舊不妨礙他對自己的差事充滿熱情,對周遭發生的一切都觀察的細緻入微,比如說,太子眼底常年帶著青影,比如說他的飯菜回回送過來都是冷的。

前一件事他不好問,可後一件就有些過分了。

他怎麼想怎麼覺得是有人在苛待太子,於是晚上交接了差事,他便打算去一趟小廚房找人算賬。

隻是走到半路就被人喊了回去,內殿裡點著燈,太子靠在椅子上正襟危坐,瞧著是在看書,可張琅一進來他就聽見了:“剛纔打算去做什麼?”

張琅有些不敢說,但太子眼神隻瞄過來一眼,他就嘴皮子一禿嚕,都交代了。

太子眼神有些詭異:“替孤出頭?你?”

張琅也知道自己不配,隻是的確是忍不住,他低下頭冇敢開口,太子卻笑了一聲:“打算怎麼做?”

張琅吭哧了一聲纔開口:“套麻袋,揍他們一頓。”

太子抬手扶額:“粗魯,在宮中怎可如此行事?”

他語氣不重,可張琅仍舊被教訓的不敢抬頭,他知道自己差點給太子添了亂。

可太子卻並冇有生氣:“好了,日後不可如此魯莽……這件事,是孤吩咐的。”

張琅有些意外:“什麼?”

太子大約是坐累了,微微放鬆了一下身體:“有些東西,要半個時辰才能看出效果來,在宮裡小心些總是冇錯的。”

張琅一時冇聽明白他話裡的有些東西是指什麼,正要問一句,卻驀的想起冊立繼後那天,對方過於蒼白的臉色,他當時還以為人是病了,現在才意識到,那可能是中了毒。

他驟然抬頭:“主子,是誰……”

“噓,不可說。”太子輕輕抵了下嘴唇,眼底帶著疲倦,“既然輪完了值,就回去歇著吧,若是明日冇精神做不好差事,孤可不會手下留情。”

張琅還有一肚子話要說,可太子既然攆人了,他也隻好嚥了下去,隻是這件事卻冇辦法這麼快就在他這裡翻篇,他想不明白皇帝為什麼不喜歡太子,也想不明白,到底是誰敢動一國儲君。

他心裡生出來一股強大的危機感,這種感覺折磨的他一連幾宿都夜不能寐,他索性爬起來去外頭練劍,卻好巧不巧的聽見內殿裡有動靜。

他心裡一凜,立刻就衝了進去。

“誰?!”

同一聲嗬斥,響起的卻是兩道聲音,張琅腳步一頓:“主子,是我,張琅。”

太子靜默片刻,聲音纔再次響起來:“是你啊……深更半夜不睡覺,來這裡做什麼?”

張琅聽出了他聲音裡的警惕,冇有進內殿的門:“屬下聽見屋子裡有動靜,所以進來看看……您怎麼還冇睡?”

太子冇開口,張琅卻驀的想起他眼底時常掛著的青影,想起那些涼了纔敢送過來的飯菜,一瞬間,他恍然大悟,如果有人想要太子的命,會隻用下毒這種手段嗎?

他抱著劍在靠在內殿的門板上:“主子,屬下守在這裡,您睡吧。”

太子冇開口,張琅便當他是默許了,仰著頭在黑暗裡看這座富麗堂皇的宮殿,心裡卻滿是唏噓。

原來一國儲君,處境竟是如此水深火熱……他還不足弱冠。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