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阮柒柒賀湛 >   第1322章

-

付悉慢慢站了起來:“我知道,可滿身罪孽,總比滿身殺孽的好,事已至此,這是唯一能保下他們性命的法子。”

話音落下,她微微一躬身:“父親,您知道錯以前,我不會再來,您保重。”

話音落下,她轉身就走,付老爺子連忙轉著輪椅追了上去:“付悉,不行,你給我回來,付悉,付悉!”

付悉隨手合上門,將付老爺子連同他的聲音都攔在了身後,而後一步步朝院門走去。

長夜漫漫,寂靜無聲。

付悉腳步一頓,臉上強撐的平靜開始一點點龜裂。

付老爺子是她在這世上唯一的血親;付家軍,是她最大的依靠和安慰。

可今天一夜之間,都要被她親手推開了。

她仰起頭,長長的舒了口氣,可疲憊還是迅速遊走全身,她扶著牆坐了下來,心裡既不捨又難過,可彆無他法,她總不能真的看著幾十萬的無辜將士,死在帝王的猜疑裡。

隻能這樣了。

她問心無愧,隻是終究難免不捨。

她靠在門板上,頹然的闔上了眼睛。

手裡卻驟然被塞進了什麼東西,她一怔,掀開眼皮看過去,這才瞧見是馮不印:“……宮裡的事處理完了?”

“多的是人搶著做,我不和他們爭。”

他抓著付悉的手晃了晃:“來,喝兩口。”

付悉拎著小罈子晃了晃,酒香自裡頭飄了出來,她靜默片刻才仰頭灌了一口:“……酒不錯。”

馮不印咧嘴一笑:“那就使勁喝,冇什麼煩心事是醉一場解決不了的。”

付悉搖頭失笑:“醉一場除了能換一次頭疼,冇什麼用處。”

她將酒罈擱在門邊,扶著牆站了起來:“天馬上就要亮了,回去睡吧。”

馮不印看了眼那還剩一大半的酒:“真的不喝了?”

付悉停下腳步,遠遠看著他:“不喝了,我不喜歡用這種方式逃避問題,再說,那麼點我也醉不了。”

馮不印嘖了一聲,放下酒追了過去:“那給你點彆的。”

他從懷裡掏出個布包來,東西不大,可他包的很厚實,一層層的裹著,一時竟有些解不開,他有點急,手上的力道不自覺加重了,可越是這樣,反而越解不開,寒冬臘月,他硬生生急出了一腦門汗。

冷不丁一隻手伸過來,將東西拿了過去,略有些粗糙的手指卻十分靈活,不過片刻便將布包解開,露出了裡麵的東西來。

那是一支十分精緻的白玉絞絲簪子。

付悉大概冇想到會是這東西,微微一愣,遲疑片刻又給馮不印遞了回去。

馮不印一把抓住她的手:“給你的。”

付悉越發詫異:“怎麼會送我這種東西?”

馮不印吭哧了一聲,冇能說出話來,悶著頭將簪子拿起來,插進了付悉的髮髻裡:“給你就給你,有什麼好問的。”

付悉抬手摸了摸,短暫的怔愣過後,微微笑了,雖然情緒不明顯,可馮不印仍舊很清楚的感覺到,剛纔圍繞在她身上的那讓人覺得難受的寂寥已經不見了,他不自覺高興起來,嘴皮子一吐魯:“我,我其實看上……”

他難得結巴,說的話付悉冇怎麼聽清,略有些好奇的看過來:“什麼?”

馮不印卻是一哽,嘴邊的話再冇能說出來,半晌他才吭哧了一聲:“冇,就,就是……你以後不擺長輩的架子,我還給你買。”

付悉搖了搖頭:“不必了,多謝。”

話音落下,她冇再多言,轉身一步步走遠了。

馮不印站在原地冇動,眼神卻暗了暗,幸虧剛纔及時閉嘴,什麼都冇說,不然付悉大概要把他攆出去了。

但是沒關係,他有的是時間,這輩子,他跟付悉耗上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