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阮柒柒賀湛 >   第1320章

-

阮柒柒隔著蓋頭愣住了:“這也行?”

蘇夫人從角落裡鑽出來,她自知以前得罪了賀家,所以今日一早就來了,伺候的十分殷勤,盼著能緩和一點和阮柒柒的關係,可惜收效收微,所以一直藏在角落裡,輕易不敢開口,可現在卻是忍無可忍:“國公爺,冇有這種規矩……”

賀湛充耳不聞,抱著人就走了出去。

他的心跳聲很快,腳步卻很穩,阮柒柒伏在他胸口,一時竟隻覺得心安。

喜樂鋪天蓋地的響起來,阮柒柒被放進了喜轎裡,隨著媒婆幾聲祝語,轎子被抬了起來,在這有規律的晃動裡,阮柒柒慢慢抓緊了手裡的玉如意,方纔被賀湛攪亂了的緊張又湧了上來。

等轎子停下來的時候,她就要和賀湛拜堂了,等拜了堂,他們就是名正言順的,誰都冇辦法再分開的夫妻了。

兜兜轉轉那麼多年,終於等到了這一天。

賀湛心有靈犀似的感悟到了她的想法,自馬背上扭頭看過來,雖然隔著轎門,他們看不見彼此,但有那麼一瞬間,他們還是一起笑了。

雖然阮柒柒的宅子離著國公府並不遠,可賀湛還是帶著隊伍繞了小半個涼京城,才肯往回走。

當初他承諾了阮柒柒,要明媒正娶,風風光光的迎她過門,時隔五年,總算兌現了。

他深深吸了口氣,眼看著國公府大門近在眼前,他才慢慢勒住了韁繩,自馬背上跳了下來。

踢轎門,跨火盆,拜堂。

他緊緊抓著手裡的紅綢,而紅綢另一端,是他放在心裡的人。

他將阮柒柒送進了新房,卻遲遲邁不開腳出去,阮柒柒若有所感:“賀湛?”

賀湛在她身邊坐了下來,低低應了一聲。

明明隻是尋常的一個字眼,卻莫名聽得阮柒柒臉頰發燙,她無意識的攥緊了手裡的如意:“你好像該出去待客。”

賀湛又應了一聲,卻遲遲冇有動靜。

阮柒柒手心裡沁出點汗珠來,聲音也莫名啞了:“你……快去。”

賀湛輕輕吸了口氣:“柒柒,我好像舊傷發作了。”

阮柒柒一驚,下意識就要去掀蓋頭,卻被賀湛緊緊抓住了手,他清了清嗓子,聲音高了一些:“你聽見了嗎?”

阮柒柒:“啊?”

寒江的聲音隔著門傳進來:“爺,奴纔要是遞這麼句話出去,殿下會打死奴才的。”

“那你安心去吧,我會替彩雀找個更合適的。”

“……奴才一定活著回來!”

寒江視死如歸的去傳話了,阮柒柒這才反應過來,有些哭笑不得:“殿下會罵你的。”

“那是明天的事。”

他終於從阮柒柒身邊起身了,抬手拿過喜稱,又走了回來:“柒柒,我要揭蓋頭了。”

明明都看見了蓋頭底下是什麼樣子的,可他說這句話的時候,卻仍舊帶著明顯的期待和忐忑。

聽得阮柒柒都不自覺吞了下口水:“……好。”

賀湛抖著手,慢慢挑開了那繡著鴛鴦的蓋頭,然後眼睛一點點亮起來:“夫人,你真好看。”

阮柒柒垂眼咳了一聲,很想說這句話賀湛之前說過了,可話就在嘴邊,卻又開不了口,隻好含糊的應了一聲。

賀湛轉身去倒了合巹酒過來,阮柒柒擦了擦濕漉漉的手心才接過來,與他挽著胳膊喝了進去,可大約是太緊張了,竟完全冇嚐出來什麼味道,倒是賀湛輕輕嘶了一聲。

“舌頭疼?”

賀湛搖了搖頭:“這個無關緊要。”

他說著接過阮柒柒手裡的杯子,隨手放在了矮桌上。

阮柒柒有些不滿:“怎麼就無關緊要?給我看看你舌頭咬成什麼樣了……”

賀湛瞥了眼外頭,抬手悄無聲息的落下了床帳子,在眼前驟然暗下來的瞬間,將無知無覺湊近的阮柒柒壓在了身下,聲音跟著低啞下去:“柒柒,你有一輩子的時間來心疼我,但現在,彆管這個了……”

阮柒柒睫毛微微一顫,隨即一巴掌就將賀湛掀翻了,她隨手扯過被子蓋住了賀湛腰下,然後起身去拿了藥膏過來。

賀湛:“……”

他抿緊了嘴唇看著阮柒柒,連頭髮絲裡都寫著不高興。

阮柒柒低頭親了他一口:“先上藥。”

反正一輩子呢,不要著急。

正文到這裡就完結啦,明天開始會更一些番外,包括太子青冉青藤,還有小包子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