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阮柒柒賀湛 >   第1304章

-

“那現在呢?”

太子歎了口氣:“還是算了,父子天性尚且如此,何況你呢?孤還是不必不自量力的與你家國比重了。”

青冉抓著銅釵的手微微一顫,是啊,家國為重,不管她對太子是什麼感情,都不能忘了一國公主的責任。

大不了此事平息之後,她向大昌皇帝求情,將太子貶為庶人,讓她帶回越國,即便不能聯姻,為奴為仆也好,她會好好對他的。

她深深吸了一口氣:“如此甚好,太子殿下,放了皇上,退兵吧。”

太子沉默下去,半晌緩緩搖頭,任由鋒利的銅釵將他頸側刺的血肉模糊:“不能退。”

皇帝的命在他們手裡,這裡所有人纔有一線生機,如果放了,那他們都會死。

所以即便他答應,金羽衛也不會答應。

不能退,也退不了。

青冉氣急,銅釵又刺進去了兩分:“你不要命了嗎?”

太子吃痛,不受控製的悶哼了一聲,臉上露出來的卻是無奈:“青冉,你該明白的,孤可以死,宮變不能敗,皇位上可以做任何人,唯獨不能是父皇。”

青冉自然知道,可她也清楚,太子一定還有後手,她不信他不能控製這群人。

“我瞭解你,你一定有法子,讓所有人都退了。”

她眼底露出幾分急切來,即便再怎麼說服自己家國為重,她還是不想這個人死的。

她緩和下語氣:“趙晟,讓他們退兵,我會保你一命,我保證!”

隻是可惜,太子主意已定:“冇有法子,不可能退。”

青冉氣的渾身一抖:“你!你是不是還存著僥倖,以為我不敢殺你?!”

太子似乎被這句話逗笑了,他搖了搖頭,正要開口,喉頭卻忽然一陣腥甜,他一愣,下一瞬,血跡便從嘴裡湧了出來。

他抬手擦了擦,眼神略有些茫然,這是怎麼了?

青冉也是一驚,險些將銅釵拿開,可下一瞬她就止住了這種衝動,仍舊將銅釵抵在他咽喉上:“你怎麼回事?是不是在耍花招?”

太子失笑,他何至於在這種時候耍小手段。

可不等他開口解釋,劇烈的痛處便自五臟六腑洶湧而至,他有些明白了,原來是中毒。

他垂眼看著青冉的手:“你銅釵上……有毒?”

青冉眼睛慢慢睜大:“銅釵……我冇……你是中毒了?”

太子眼前黑了一瞬,身體一晃便跌坐在了車廂裡,青冉連忙扶住他:“你怎麼會中毒?”

太子搖了搖頭,他也不知道,他的飯食都是驗過毒的,不會出錯,如果說真的有人能有機會的話……

他染滿血的手一點點抓住了青冉的手腕:“你盛給我的那碗湯裡,有什麼?”

青冉表情空白了一瞬間,她不可思議道:“你喝了?你竟然喝了?!”

太子苦笑一聲,是啊,他喝了,明知道不該喝,可他還是喝了……

他無力的閉上眼睛:“是什麼毒?”

青冉聞言從震驚中回神,下意識抬手摸向腰側,可不等碰到,她指尖就頓住了,不行,現在不行。

她垂下眼睛:“是越國的蛇毒,解藥在我的彆院……”

她抬手將趙晟抱在懷裡:“阿晟,放了皇上吧,放了他,我就讓人去給你拿解藥。”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