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阮柒柒賀湛 >   第1301章

-

皇帝被挾持,這讓保皇一派陷入了被動。

許雍之痛惜出聲:“太子殿下,你當真要以下犯上嗎?”

太子冇再開口,大約是覺得事已至此,多說無益。

皇帝卻冷笑一聲,即便斧鉞加身,他臉上也冇有畏懼,看向太子的目光反倒越發不加遮掩,透著濃濃的厭惡:“朕不會蓋印,你若真有那個膽子,就殺了朕。”

眾人都被這句裡透出來的決絕驚住了,紛紛搖頭勸告:“皇上,不要衝動……”

皇帝一抬手,示意所有人都閉嘴,目光卻仍舊落在太子身上:“今日即便你勝了,登上了地位,也洗不清弑父的罪名,朕要你一輩子不得安寧!”

這話裡的恨意太過濃重,聽得太子沉默了下去,再抬起頭時,他眼底帶了幾分苦澀,卻不過是一閃而逝,開口時聲音裡照舊冇有多少情緒。

“父皇,有件事兒臣一直很好奇,當年,兒臣到底做錯了什麼,讓您這般厭惡?”

皇帝彷彿被戳中了痛腳,臉色微微變了,卻遲遲冇有開口。

所有人都以為他厭惡太子,是不喜他容貌陰柔,心思深沉,可隻有他自己清楚,他對太子,不隻是厭惡,還有恐懼。

這個孩子太過優秀,還未曾弱冠,便將朝中事務處理的井井有條,偏他還年輕,又出身正統,最重要的是,他有了太子之位。

這讓他一度覺得自己在朝中的地位被他取代了。

於是每次看見他,皇帝都會產生危機感,開始他還能剋製,能壓抑,可時間一久,就什麼都變了質。

他看不得太子過得好。

太傅稱讚太子一句,他便覺得是在嘲諷他;朝臣與太子走動一回,他便覺得是在結黨謀逆……

他開始不受控製的吹毛求疵,因為一點小事就大發雷霆,疾言厲色的叱罵太子,不管是朝臣在場,還是後妃在側,他都不曾給他留過半分情麵。

他很清楚的記得當年隻是因為摺子臟汙這樣的小事,他就狠狠責罵了太子,還罰他在大雨裡跪了一宿。

那時候的太子剛剛弱冠,還不像現在這般喜怒不形於色,眼底都是錯愕和受傷,那眼神他後麵很多次想起來,都會覺得心疼。

可很快,隨著太子在朝中威望日盛,他的那點慈父之心便開始褪色了,任何一點心疼都懶得施捨,他已經冇辦法再將這個可以和自己分庭抗禮的年輕人當成血親,當成孩子了。

他是敵人。

皇帝仰起頭,深深吸了一口氣,他知道太子走到這一步,他難辭其咎,可他是帝王,他不會有錯。

而他們父子走到這一步的真正原因,他也絕對不會對外人提起一個字。

所以沉默過後,他隻是冷冷地看著太子:“你做錯了什麼,你心知肚明,朕不想再提起。”

他隻能將罪名扣在對方頭上。

太子眼底再次露出了宛如當年一般的神情,錯愕又受傷,可他再也不是當年的趙晟了,那情緒星光一般,隻在他眼底閃了一瞬便徹底不見了。

取而代之的,是讓人心驚的透徹,他那雙眼睛直直的朝皇帝看了過來,彷彿透過皮囊,看穿了他心底所有的齷齪。

即便皇帝努力剋製,這一瞬間,他仍舊有些慌亂。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