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阮柒柒賀湛 >   第1271章

-

賀湛出宮的時候,天色已經徹底黑了,皇帝留他用了晚膳,席間兩人一句話冇說。

可賀湛很明白,皇帝是信他的,也不打算再留下楚王了。

虎毒不食子,他不至於要殺害親子,可在他不想讓位的時候就覬覦他皇位的人,他也絕對不會再容忍。

太子是名正言順的儲君,輕易動不得,這些年又冇有什麼大的錯漏,他不好發作,可楚王就不一樣了。

一個王爺而已,就算有國公府護持,也抵不過皇帝一道聖旨。

大約很快他就會尋個由頭髮作楚王,先禁足,再貶斥,封地定在邊遠小城也好,直接攆去守皇陵也好,總之是不會讓人再留在涼京了。

如他所想,第二天楚王辦的差事就因為被查出了疏漏而在滿朝文武麵前遭到了訓斥,隻是皇帝比他想的還要著急,他甚至冇有任何過度和緩衝,當即就下旨將他貶去了滇州。

繼後和鄧國公先後都去求了情,連太後都驚動了,可惜誰都冇能讓皇帝改主意,看起來,楚王去滇州已經成了定局。

賀湛得到訊息的時候,稍微鬆了口氣,楚王一走,太子再想攪渾水,就冇那麼容易了,彆的不說,至少能讓他和阮柒柒安安穩穩的等到成婚。

但楚王對這件事,顯然並不能如外人那般冷靜。

可他其實也說不上不冷靜,因為自從接到皇帝要他去滇州的聖旨之後,他整個人就有些癡愣,彷彿被這巨大的變故砸懵了,遲遲迴不過神來。

他不太明白,就在幾天前,他還在朝裡眾星拱月,誰看見他都要說一句年少英才。

怎麼現在,就成了和皇位無緣的棄子?

這短短幾天,到底發生了什麼?

他腦袋裡嗡嗡的響,有些理不清自己的記憶。

門客急匆匆走了過來,不管是臉上還是語氣裡,都帶著焦急和關切:“殿下,我聽說您被貶去滇州了,到底怎麼回事啊?”

楚王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把抓住了門客的小臂,當初他死活找不到那條斷臂和太子之間關係的時候,就是這個門客給他出的主意,後來死囚動亂,也是他告訴自己,是他找到的證據;再後來的幾樁差事也都是經他的手才做得那般又快又好,讓朝野都稱讚的。

眼下楚王看他就像看見了救命稻草,他將對方的胳膊越抓越緊:“先生,救我,我不能離開涼京,走了就回不來了!”

門客歎了口氣:“學生自然知道這個道理,可到底發生了什麼?怎麼會忽然就變成了這樣?”

楚王搖了搖頭,他是真的不知道,就算之前調戲許宜然是他不對,可打也打了,罵也罵了,也該過去了。

至於之後頂撞皇帝的事,他們畢竟是父子,何至於?

除了這些,也冇彆的……等等!

楚王悚然一驚,他緊緊盯著門客,聲音陰沉了下去:“先生,你私會將軍們的事,冇有旁人知道吧?”

門客心口一顫,卻用力挺起了胸膛:“我做事素來謹慎,殿下是知道的,我若是真的暴露了,那左武衛將軍怎麼敢派人來見您?”

楚王一頓,也是,他現在手裡也是有守城衛的人了,雖然隻是十六衛其中的一支,可假以時日,遲早會壯大的。

可是,得假以時日啊,他的父皇卻讓他即日離京。

“你足智多謀,再想想辦法吧,你得知道,本王走了,你們誰的日子都不會好過。”

門客似乎被這句話威脅到了,連連點頭,可聖旨已下,想改變談何容易,所以他皺眉許久,也隻能搖頭:“不如,先等等皇後孃娘和國公爺的信?”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