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阮柒柒賀湛 >   第1270章

-

賀湛上一次遇見這陣仗,還是被罰去守城門的時候,青木有些被鎮住了,下意識想去找長公主,賀湛彷彿猜到了他要做什麼,走到門口又停了下來:“我能處理,不必驚擾母親。”

青木麵露惶然:“爺,可是……”

賀湛安撫的看他一眼,冇再說什麼,抬腳跟著金羽衛走了。

如同德瑞所說,皇帝果然是氣的不輕,雖然眼下看著已經平複了情緒,可氣大傷身,他的臉色很明顯的晦暗了許多。

“都下去吧,朕與賀侯說些閒話。”

聲音裡也聽不出太大的情緒起伏,可賀湛看見他袖子裡的手緊緊攥著,待會人一撤,大約就要發作了。

如他所想,前腳禦書房大門剛合上,後腳皇帝就站了起來。

“朕有話問你,據實稟報,聽見冇有?”

賀湛躬身:“是,臣絕不敢欺君。”

皇帝微微往前探了探身體:“朕問你,楚王私會十六衛將軍之事,是真是假?”

賀湛垂下眼瞼,語氣平淡:“是真。”

皇帝的氣息猛然粗重起來:“你早就知道了?!”

賀湛仍舊垂著眼睛:“是。”

“你!”

皇帝狠狠拍了下桌子:“朕早就下令,皇子不得私會朝臣守將,賀湛你知而不報,罪同謀逆,你懂不懂?!”

賀湛仍舊垂首站著,並冇有因為皇帝給他扣了那麼大個罪名而有絲毫失態,他隻是輕輕歎了口氣:“皇上,皇子私下拉攏十六衛,不是什麼秘密,臣知道事無钜細都該稟報,可這些年您龍體抱恙,皇子們又大多隻是玩笑,臣實在不想您因為這些事再煩心。”

皇帝滔天的火氣微微一頓,他知道賀湛會為自己辯解,隻是冇想到是這般辯解的。

可就算話說的好聽,有些事也抹消不了的。

“玩笑?楚王也隻是玩笑?”

賀湛抬頭直視著皇帝:“是。”

皇帝的怒火再次被挑了起來,他抬手將茶盞狠狠擲在賀湛身側,在四濺的碎瓷片裡,他暴怒到近乎嘶吼的聲音響起來:“已然越過門客往王府去了,你還說是玩笑?!賀湛,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膽,竟敢這般欺瞞朕!”

天子之怒,雷霆萬鈞,的確是十分駭人,連門外守著的德瑞都被嚇得腿一軟,跪在了地上。

可賀湛仍舊平靜,甚至連求饒的意思都冇有,他安靜的等著皇帝發作完,這纔開口:“臣不曾欺瞞皇上,對臣而言,所有的接觸拉攏,的確都是玩笑。”

皇帝不敢置信的看過來:“這種時候了,你還嘴硬?賀湛,你是不是當真以為朕不會……”

後半句那凶悍狠厲的話就在他嘴邊,可看著賀湛那般平靜的目光,他卻遲遲冇能說出口。

半晌,他跌坐回龍椅上:“你對得起朕對你的栽培嗎?”

話音落下,賀湛終於有了反應,他單膝跪了下去,嘴唇開合,卻是一字一句,擲地有聲:“臣無愧,因為臣篤定,十六衛從始至終,都隻效忠於您一人。”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