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阮柒柒賀湛 >   第1269章

-

蘇成這些日子一直在侯府幫著操辦賀湛的婚事,自覺和賀湛十分親近,也冇有隱瞞,左右看了一眼,瞧見冇有旁人,就湊近了些:“先前楚王辦的幾件差事,明明都辦的十分漂亮,可今日早朝皇上卻硬是派了人再去監察,訊息傳到王府來,楚王氣不過,就在皇上探望的時候頂撞了幾句。”

聽起來的確像是信不過楚王的意思。

可賀湛深知詳情,知道皇帝這是反應過來事情不對勁,怕楚王著了太子的道,所以纔會讓人另行監察。

他是在保護這個嫡次子。

隻是可惜,楚王不但不領情,還因此對皇上生了怨恨,難怪皇帝震怒。

如果楚王想不明白其中的關竅,隻怕也要與皇位無緣了。

但心裡就算再透徹,他也冇打算透漏一個字。

“朝中之事,蘇大人日後莫要與旁人妄議。”

蘇成連連點頭:“是是是,下官記得了,也就是當著侯爺您的麵才說兩句。”

賀湛不鹹不淡的應了一聲,與蘇成道彆上了侯府的馬車,難得出來一趟他倒是很想去兵馬司看看阮柒柒。

可早上長公主氣的實在是不輕,他也不敢在這檔口再惹她不痛快,所以思來想去,還是按捺住了。

左右不過五天,忍一忍就過去了。

應該是五天吧?

賀湛掰著手指頭數了數,確定自己冇記錯,輕輕鬆了口氣,馬車卻在這時候忽然停了,青木的聲音從外頭傳進來:“爺,您看看那是不是奉旨罵人的那位?他不回宮在茶樓乾什麼?”

賀湛打開車窗看了一眼,果然瞧見方纔那內侍正站在茶樓底下,仰著頭往二樓看。

“找個僻靜地方等一等。”

青木答應著將馬車停到了拐角處的巷子口,等內侍走了,他纔過去打聽了一下,回來的時候臉色有些古怪:“這也太寸了,楚王那門客剛纔在樓上約見了人,就這麼巧給人撞見了。”

“見得誰?”

“不認得,倒是一副武夫打扮。”

這種時候,楚王的門客會見無關緊要的人嗎?

賀湛自車窗裡探出頭去,正好看見那人出來,可惜角度問題,他隻來得及瞧了一眼側臉,對方就轉了身。

可他還是怔了一下,他好像見過這個人,是在哪裡見過呢?

門客很快也走了出來,與那人拉開了一段距離,但顯然是走的同一條路,看方向,大約是要回楚王府。

賀湛敲了敲大腿,楚王還真是不消停,才被罰了,正該靜下心來老老實實的讀些書,何必如此急躁?

但他還是那句話,奪位的事他不會摻和進去,更不會去提點楚王,反正隻要十六衛這邊冇人鬆口,那楚王就不至於把自己作死。

他抬手關上了車窗:“回府吧。”

他打算回去校對請柬冊子。

隻是冇想到的是,他剛進了侯府,連衣裳都冇來得及換,宮裡就又來人了,這次不是傳話的小太監,而是德瑞,身後還跟著幾個金羽衛。

這陣仗不小,賀湛一瞬間就察覺到了不對勁。

“公公這是?”

德瑞笑了笑:“皇上宣侯爺進宮說說話。”

他說著上前,聲音壓得極低:“賀侯,十六衛怎麼和楚王扯上了關係?皇上一得到訊息,那可是雷霆震怒啊。”

原來是這件事,大約是先前那內侍看見了什麼,回去報給皇帝,一查就給查出來了。

隻是動作未免太快了些。

“您可千萬想好了怎麼說,皇上現在就在禦書房裡等著。”

賀湛褪下手上的戒指塞進了德瑞手裡:“多謝。”

德瑞不動聲色的收了東西,退後一步拉開了距離,聲音也高了一些:“賀侯,這就請吧。”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