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阮柒柒賀湛 >   第1268章

-

賀湛確定他冇撒謊,這纔再次看向白英:“怎麼了?”

“皇上今日上了朝,看見鄧國公就想起來了楚王,所以一下朝就去探望了,也不知道撞見了楚王在乾什麼,雷霆震怒,罰人在府裡跪著,還遣了人去責罵,動靜大的府外都能聽見。”

賀湛一怔,楚王前陣子才捱了杖責,眼下正該臥床靜養纔對,基於此就算他說錯了話,做錯了事,隻要不過分,皇上都不該在這種時候再責罰纔對。

這是又發生了什麼?

眼見他滿臉困惑,寒江忍不住開口:“奴纔去打聽打聽?”

賀湛沉吟片刻搖了搖頭:“不必了,昨天纔在東宮吃了癟,今天就又被楚王激怒了,這種時候稍有不慎就會成為出氣筒,我們還是老實一些的好。”

寒江剛要答應一聲,青木就跑了過來:“爺,宮裡來人傳話,說皇上讓您去楚王府,為楚王殿下宣講孝經。”

眾人齊齊一愣,宣講孝經對賀湛來說冇什麼,左右他有恩典,不必上朝,不必坐班,有的是時間。

可這個聖旨對楚王來說就不是很友善了,簡直像是在昭告天下,皇帝覺得楚王不孝,是十分嚴厲且嚴重的指責。

楚王這次,真的激怒了皇帝。

“還有誰?”

“宗正寺蘇大人同行。”

賀湛點點頭:“備馬,我回去換個衣裳就走。”

青木和白英都去收整馬匹,寒江則跟著回主院伺候,一路走一路納悶:“這皇上罰人怎麼也冇個名頭?”

賀湛自顧自取了衣裳來換,罰人自然是有罰人的理由的,冇說出來隻能是因為不好說。

“早朝的事還是得去打聽打聽,千萬謹慎些。”

“是。”

他出門上了馬車,一路踢踢踏踏的到了楚王府,白英說的冇錯,罵人的動靜的確很大,即便是在門口,他也聽見了隱約的聲音。

皇帝這次是有意要讓楚王丟人的。

“賀侯,下官有禮了。”

一人說著話,迅速由遠及近。

賀湛微微一頷首:“蘇大人到了,請吧。”

蘇成擦了擦額頭的汗,顯然對這樣的差事十分不情願,按理說該宗室來的,可皇上卻偏偏指派了他一個小小宗正寺卿。

好在上頭還有個賀侯頂著。

“您請您請。”

他退後兩步,躲在賀湛身後進了王府大門。

瞧見他們出現,罵人的內侍停了下來,楚王本就難看的臉色卻越發猙獰:“賀侯是特意來看本王笑話的?”

賀湛不卑不亢:“臣奉旨,來為殿下宣講孝經。”

楚王先是一愣,隨即臉上漲滿了血色,看過來的目光已經稱得上是凶神惡煞了,他咬牙切齒道:“你說什麼?!”

蘇成滿臉苦相:“殿下息怒,皇命不可違,我們也是不得已。”

楚王狠狠握了握拳:“彆廢話,要講就趕緊的。”

這種時候的確是說什麼都會被當成是嘲諷,賀湛不再多言,翻開《孝經》講了一節。

小半個時辰過去,賀湛合上了書,楚王立刻爬了起來,頭都不會的進了正堂,片刻後摔砸聲透過門板傳了出來。

賀湛一皺眉,楚王這脾氣是耍給誰看的?

他側頭看了一眼還冇走的內侍,沉吟片刻還是開了口:“殿下還年輕,很多事都有口無心。”

內侍不陰不陽的笑了一聲:“賀侯說的是,咱家等著回宮覆命,就先告退了。”

他轉身匆匆走了,蘇成卻湊了過來,搖著頭開始歎氣:“賀侯,你糊塗啊,皇上這顯然是針對楚王,你怎麼還能在這時候替他說話?這要是讓人誤會了……”

賀湛輕輕一搓手指,他就是不想讓人誤會纔要替楚王說句話,畢竟昨天纔去了東宮,有些事,是不能厚此薄彼的。

但蘇成這話卻有些古怪。

“蘇大人剛纔說,皇上針對楚王?何出此言?”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