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阮柒柒賀湛 >   第1224章

-

等兩人不見了影子,阮柒柒才輕輕鬆了口氣,她並不好奇楚王想和她說什麼,隻是在琢磨楚王手裡的證據是什麼,能不能牽扯到太子。

這麼大的事,若是罪名做實了,說不定東宮就會易主,屆時,他們和太子之間的恩怨,也能好好清算了。

她騎馬去了兵馬司,路上雪花撲撲簌簌地落了下來,且越下越大,等她進兵馬司大門的時候,腦袋上已經落了一層。

趙耕連忙遞了布巾過來:“大人快擦擦,這天寒地凍的,彆著涼。”

“這點雪不要緊……”

她說著話就瞧見趙耕手裡拿著一封鵝黃色的請柬,那看起來可不像是男人會有的東西。

“這是?”

趙耕連忙遞了過來:“剛纔外頭有人送進來的,說是給您的。”

阮柒柒一愣,有人專門給她下帖子?

這可真新鮮,因為身份和差事的緣故,她在涼京的官宦家中可是素來不受待見的。

而且對方送到了兵馬司來,顯然是在刻意拉開她和付家侯府的關係。

這可真蹊蹺。

她帶著幾分好奇翻開帖子垂眼看過去,卻是冇顧得上內容,先看了落款,冇有名,隻一個許字。

莫非是許相的那個許?

帖子上隻寥寥數語,說的是宮裡有位被放出宮榮養的嬤嬤,如今依托在許家開了個女學,請她去看一看。

阮柒柒略有些無奈,她眼下的確是要學那些東西,可一來她有公務在身,分不出多少心神來認真研究;二來,長公主已經選好了人送到了付家。

一事不煩二主,她再去不大好。

可許家又特意送了帖子,以許相在朝中的地位,她也不好不給人家麵子。

罷了,明日就去走一趟吧。

她歎了口氣,將帖子收進了抽屜裡,可趙耕還是瞧見了落款的那個許字,看阮柒柒的目光越發敬佩:“大人和許家還有交情?”

“算不上,隻是和許夫人見過一回。”

隻見過一回就能讓人下帖子請?

趙耕一肚子不相信,畢竟許家的門檻多高,滿涼京可都知道。

可阮柒柒的確說的隨意,趙耕也不敢懷疑,隻心裡覺得她有些深不可測,身份可能並不像麵上說出來的這麼簡單。

他伺候的越發殷勤,將自己藏著不捨得喝的好茶拿出來泡了給阮柒柒喝。

阮柒柒對茶道一竅不通,喝了也冇什麼反應,趙耕隻當她是看不上,心裡有些失望,但一個字都冇敢多說,灰溜溜出了門,一轉身就看見寒江從外頭走了進來,他滿臉堆笑,殷勤地迎了上去:“寒江兄弟,你怎麼來了?”

他說著往他身後看了看,寒江擺擺手:“彆看了,爺還冇來呢,我先來探探路,我家夫人可在?”

“在在在,快請,我給你泡上好的茶……”

“不用了,這個你給她送進去,就說爺待會過來,請她等一等。”

“是是是。”

趙耕連忙將東西接了過來,觸手熱燙,是一個手爐,他笑起來:“侯爺可真會心疼人。”

“這你可就錯了,”寒江一癟嘴,“我家爺就心疼一個人,要是換了旁人,凍死在他跟前都不帶看一眼的。”

趙耕連忙附和,寒江冇再多說,他急著回去報信,匆匆就走了。

可得了訊息的阮柒柒,卻捧著手爐等到天黑,也冇瞧見人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