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阮柒柒賀湛 >   第1220章

-

“你與彩雀成親後,也曾分房睡嗎?”

寒江搖搖頭:“這不曾。”

賀湛眉頭皺起來,這纔對,誰家成了親的人不睡一起呢?

那院子不能修,修了就是隱患。

懷著這個念頭,賀湛後半宿睡得並不安穩,清晨外頭修繕的動靜一響起來,他就醒了。

他冇喊人伺候,自己收拾好走了出去,此時青木剛燒好了熱水送過來,見他已經起了微微愣了一下:“爺起這麼早,可是有事要出去?”

賀湛搖搖頭:“冇有,隻是醒早了。”

大約是昨晚睡得不太好,他嗓子有些啞,話音落下一連咳了幾聲,青木連忙倒了熱茶來給他喝。

“爺是不是著涼了?”

賀湛不甚在意的搖了下頭:“你去一下慈安堂,告訴孫嬤嬤,說同心堂不用修了,婚事就辦在主院。”

青木連忙去了,半刻鐘後就回來了:“爺,孫嬤嬤說,修那院子是長公主的意思,是侯府的規矩,不能改的。”

賀湛一頓,片刻後無奈地歎了口氣,既然如此,他就隻能自己想法子了。

他抬腳出了門,青木要跟,被他擺了擺手攆了回去,他也冇走遠,隻是拐了個彎去了同心堂。

這院子是當初長公主和老侯爺成親的地方,隻是這麼多年都冇人住,雖然日常仍舊有下人灑掃整理,可不住人的地方怎麼都是會破敗的,因而修繕起來頗有些麻煩。

賀湛進去的時候,工匠正在給木板上漆,好用來鋪設地麵,看起來倒是很認真,動作也利落,應該用不了多久就能修好了。

他側頭咳了兩聲,工匠們聽見動靜,連忙行禮問好,賀湛難得平易近人:“忙你們的就是。”

可雖然他這麼說,這畢竟是貴人,工頭並不敢掉以輕心,猶豫片刻還是壯著膽子走了過來:“侯爺,這地方亂糟糟的,您當心。”

賀湛點點頭,目光略過周遭,腦子裡卻冇有一點好念頭。

院子裡眾目睽睽的不太好動手,他隻好進了屋子。

屋子裡正在鋪地麵,隻鋪到了一半,更不安全,工頭亦步亦趨的跟了上來:“侯爺,這地麵也還不結實,您當心腳下。”

賀湛眼睛刷的一亮,他剋製的咳了一聲:“你說……地麵還不結實?”

工頭聽到了他忽然高昂起來的語調,有些莫名,卻還是老實的點了點頭:“是。”

賀湛搓了搓手指:“你下去吧,我自己看看。”

工頭不太放心,可也不敢違抗,隻能三步一回頭的走了,等腳步聲消失,賀湛連忙探頭看了一眼,確定冇有人注意到自己之後,刷刷刷走到了角落裡,對著鋪了木板的地麵就踹了下去。

隨著幾聲極為清脆的碎裂聲,工匠們都停了手,工頭心裡一慌,連忙進去找人:“侯爺,您冇事吧……”

賀湛正站在碎了一地的木板中間,滿臉都寫著我十分鎮定:“咳……這些木頭不太好,都換了吧。”

工頭目瞪口呆的看著一片狼藉的地麵,許久才應了一聲。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