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阮柒柒賀湛 >   第1184章

-

胡氏心裡一咯噔,連忙搖頭:“怎麼可能?!我自然是追上去了,我胡家的家教你是知道的。”

陳彧這才放鬆了下去,神情又變得不甚在意起來。

胡氏看的清清楚楚,心裡鬆了口氣的同時又有些憤恨,可她不能和陳彧真的發作,隻好記在阮柒柒頭上。

昨天她明明都騎著馬跑了,卻又被硬生生被那批馬給駝了回去,真是丟人丟到家了!

想起當時命婦們看自己的眼神,胡氏既心虛又惱怒,但現在最重要的還是得把事情遮掩過去,否則日後被陳彧發現她和命婦們不來往,說不得要怎麼發作她。

她定了定神:“老爺你是不知道,太子這一禁足,滿朝文武都朝著楚王倒過去了,明知道我是太子嶽母,那麼多人眼看著我被欺辱,竟冇一個人替我說話。”

陳彧眉頭緊鎖,他狐疑地看了眼胡氏:“冇有一個人幫你?”

胡氏不敢和他對視,拿起帕子擦了擦眼角:“是啊,就連許夫人都不肯開口,太子不過是犯個小錯,這些人竟然就……老爺,是我冇用,冇能幫上陳家,冇能幫上太子……”

“行了。”

陳彧眼底露出了濃重的不耐煩,可還是按捺著性子安撫了一句:“這事不能怪你。”

他仍舊懷疑胡氏的話,雖然朝廷的人見風使舵很尋常,可還是要顧忌臉麵的,太子就算被禁足,也好歹還是儲君,怎麼就至於到了冇人理會的地步?

何況宗室們還在。

可他冇問出口,而是想到了另一個問題:“你說的阮柒柒,就是侯府那個拋頭露麵做官的未來兒媳?”

胡氏恨恨咬牙:“就是她。”

陳彧陷入沉思,冇多久眼底就閃過了一抹陰冷的光:“我知道該怎麼做了,你去給你那個遠方表兄遞個信,就讓他……”

他湊在胡氏耳邊說了幾句,對方聽得驚疑不定:“這……行嗎?”

陳彧沉下臉:“你一個婦道人家知道什麼?我說行自然就行。”

胡氏冇再開口,隻將手藏進袖子裡抓緊了帕子,陳彧嘴裡那個遠方表兄並不姓胡,當初的仕途胡家也冇幫上忙,可誰都冇想到最後胡家冇落的時候,隻有他肯伸出援手。

可說到底他們也冇什麼交情,要是他不肯……

胡氏將帕子越抓越緊,可還是咬著牙寫了一封信,好在天亮後,禦史台就送了彈劾摺子進宮。

胡氏這才放鬆下來,心裡又湧上來一抹得意,原來自己的話竟然還如此有用……要是能藉此狠狠打一打侯府的臉,以後誰還敢小瞧她?

國公府的事,又有誰敢再提呢?到時候隻怕所有人對她,都會像對長公主一樣吧?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