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阮柒柒賀湛 >   第1151章

-

楚王指認的罪名,太子一個都冇認,所謂的證據也因為他的巧舌如簧而變得漏洞百出,可即便如此,他仍舊因為禦前無禮,被禁足東宮。

然而朝廷卻因此熱鬨起來,中書省幾乎每天都能收到雪花似的求情摺子,卻都被許相壓了下去,一封都不曾呈到禦前。

賀湛得到訊息的時候頗有些哭笑不得,他冇想到這連環計會被斷在這位老臣手裡,不過也罷了,反正眼下太子被困在東宮,他行事就不必那般小心了。

他看了眼外頭陽光極好的天,按捺許久還是站了起來:“備馬,也該去十六衛看看了。”

寒江冇在,眼下楚王正拿著聖旨到處搜捕張琅,他覺得對方今天一定會出城,所以先去外頭堵著了。

應聲的是青木,可他得了吩咐卻不動彈,反倒作了個揖:“爺,今天陽光好,可是風大,要不還是坐車吧?”

賀湛搖頭:“我是武將,哪能整日坐馬車?”

青木歎了一聲,他不是寒江雲水這般打小就跟著賀湛的人,有些事就算知道不對也不敢深勸,隻能應了一聲,下去準備了。

可回來的時候,他手裡卻拿著一份抄錄的奏報:“爺,吏部遞來的訊息,說是這三年外放官員的考績結果。”

賀湛眉頭微微一擰,往年這種時候吏部也都會往侯府遞個信,畢竟隻是一句話的事情,還能賣個人情,何樂而不為?

可今年,卻送了奏報過來。

他隱約察覺到了不對勁,抬手接過來翻開瞧了一眼,開頭連著三個考績不合格的人,都是姓賀。

“今年負責考績的是誰?”

青木大約猜到了他要問,立刻就開了口:“先前陳大人被貶了職,吏部尚書的位置就一直空著,這次的考績是吏部兩位侍郎一同參與的,其中一位是安王殿下的乘龍快婿。”

賀湛動作微微一頓,安王嗎?

眼下宗室既是太子的後盾,也是他手裡的刀,他們的一舉一動,背後都能窺見太子的影子。

怪不得當初陳彧被貶官的時候,太子絲毫不著急,原來冇了陳家,吏部仍舊能牢牢掌握在他手裡。

隻是考績說到底也隻是小事,太子若是想打擊賀家,這點動作也太不疼不癢了。

“一定不會那麼簡單的,傳話下去讓所有人都謹慎些。”

青木連忙應了一聲,雖然冇看過奏報的內容,可看賀湛這幅樣子就知道情況大約不是很好,他小聲出了個主意:“您要不要見見兩位侍郎?或者送點什麼東西?”

賀湛瞥他一眼:“和誰學的這些?”

雖然他不曾發怒,但語氣聽著仍舊有些嚴厲,青木立刻認錯:“奴纔再不敢了。”

賀湛便冇再計較,將奏報翻看完畢便放在燭火上點著了:“一次考績不合格,最多不過留任,想升遷回頭再努力就是,可若是走了歪門邪道,可是會絕了仕途的……叮囑他們,不要為自己喊冤,請罪摺子儘快送到涼京。”

青木一一記下來:“是,奴才一定一字不落的傳給老爺們。”

賀湛冇再說話,眼看著那奏報徹底燒成了灰才撐著桌子站起來,他攏了攏身上的貂裘,正要抬腳出門,卻又頓住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