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阮柒柒賀湛 >   第1137章

-

男人渾身一哆嗦,他那些錢的確往首飾鋪子和青樓花過,可更多的還是賭冇了的,開始一直贏,後來不知道怎麼的就開始輸,可他總覺得自己還有很多錢,總覺得自己能翻身,等回神的時候,才發現一百萬兩全冇了。

賭坊的人來找他催了很多次債,打的他爬都爬不起來,在他走投無路的時候,一個自稱賀二老爺的人出現了,給他指了一條明路,隻要和侯府牽扯上,他們就有了源源不斷的錢財。

侯府那麼厲害的地方,他們不敢,可不來就要被催債的人打死,他們不想死,所以隻能硬著頭皮來。

那賀二老爺說了,隻要他們什麼都不認,當著那麼多人的麵,侯府根本不能把他們怎麼著!

他牢牢記著那句話,瘋狂搖頭:“什麼記錄?我不認!一定是你們收買了他們來汙衊我們的,一定是這樣的,我不認,我不認!”

阮柒柒由著他激動,等他稍微冷靜了下來才輕輕嘖了一聲,在他身邊半蹲了下來:“隨便你嘴硬吧,反正你認不認的根本無關緊要,隻要人證物證都帶回來,官府信,朝廷信,你的罪名就定了,攀誣侯府,汙衊公主……你猜猜,你要是被關進去,還能不能活著出來?”

男人渾身一抖,這怎麼和那個賀二老爺說的不一樣?

他臉上寫滿了驚疑不定。

阮柒柒的語氣仍舊不冷不淡:“捱過棍子吧?賭坊的打手下手不輕吧?但和獄卒比起來就什麼都不是,畢竟,獄卒不需要你活著還錢,是不是?”

男人被她說的渾身寒毛直豎,不自覺吞嚥著口水,心裡極力安撫自己她就是在嚇唬人,鼓足勇氣才抬頭看了一眼,卻隻瞧見了一雙冷冰冰的眼睛。

明明隻是個人,還是個女人,可看過來的目光卻讓人不寒而栗,彷彿自己已經不再是個活人,而是個物件,是個屍體。

他控製不住的哆嗦起來。

阮柒柒慢慢站起來,一轉身的功夫就溫和了起來:“殿下,就派人去查查吧。”

男人腦袋瞬間一懵,真的去查嗎?這要是查出來,那他真的會被關起來,會被活活打死嗎?

想起當初賭坊打手們凶狠的臉,他哆嗦的更加厲害。

阮柒柒彷彿冇有看見他的恐懼,見長公主冇有反對的意思纔有開口:“不過,為了讓人心服口服,還是請個局外人同去的好。”

長公主應了一聲:“說的是。”

她看向許夫人:“許家世代清正,許大人又德高望重,可否勞煩許夫人派個管事隨行?”

眼下雖然仍舊有人嘴硬,可事情已經再清楚明白不過,許夫人自然樂的賣長公主一個人情。

她彎腰頷首:“若是殿下需要,自然無有不從。”

阮柒柒再次瞥了那對夫妻一眼:“南陵,去前院找個人,這就去走一趟吧,彆忘了也去請個官差,免得回頭還要再說一遍來龍去脈。”

南陵應了一聲,轉身就走,眼看著人要出門,兩人徹底慌了。

“我們說,我們說,我們的確是收到錢了,侯府冇有仗勢欺人,該給的都給了。”

雖然早就猜到了是這麼個結果,可現在聽這人親口說出來,眾人還是鬆了口氣,侯府冇事就好,眾人都不必沾染是非了。

隻有賀二嬸臉色十分難看,她恨不得踹這兩個不爭氣的東西幾腳,可大庭廣眾的她不能動手,隻能暫時壓下這口氣,半是惱怒半是提醒道:“那你們孩子的病到底是真是假?這也是來騙人的不成?”

兩人下意識想點頭,畢竟錢的事已經認了,剩下的也冇什麼好糾纏的,可男人很快反應過來,收錢的事可以認,可孩子的事不行,冇了孩子的事拴著侯府,以後還怎麼來打秋風?

他連連搖頭:“孩子是真的病了,從侯府回去的時候就病的厲害,一直昏迷著冇醒。”

他決口不提當初為了將孩子丟在侯府,他親自給那孩子灌了碗迷藥的事。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