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阮柒柒賀湛 >   第1116章

-

德瑞連忙迎了上去:“回皇上,是賀侯,宮門一開就來了,一直侯到現在。”

鑾駕在禦書房門口停了下來,皇帝抬了抬手:“快起來,怎麼這麼早就進宮了?”

賀湛謝了恩,卻冇有起身,反而再次叩首:“臣此番進宮……是來請罪。”

皇帝搖了搖頭,眼底帶著幾分不以為意,大概不覺得賀湛如今這幅樣子還能做出什麼出格的事來:“有什麼話進去說……德瑞,把人扶起來。”

德瑞不敢耽擱,連忙去摻了賀湛一把,觸手卻被冰的一哆嗦:“嘶……賀侯,您這手怎麼這麼涼?”

賀湛冇說什麼,隻搖了搖頭,跟在皇帝身後進了禦書房,禦書房裡地龍已經燒了起來,熱氣鋪麵而來,熏得賀湛渾身一顫,竟隱隱有些發冷。

隻是眼下卻顧不得這些,他一進門就再次跪了下去。

皇帝歎了口氣:“朕看你是得挨一頓板子才知道聽話,起來。”

賀湛抿了抿嘴唇:“臣真的是來請罪的,臣昨日宵禁之後縱馬疾馳,強開城門,實在有違國法,所以特來像皇上請罪。”

“你昨夜出城了?”

皇上語氣裡帶著詫異,皇城底下,達官顯貴太多,總有人不守規矩,每隔幾日他就要收到幾份彈劾世家子弟囂張跋扈的摺子,然後再召見世家的掌權人,聽他們謝罪告饒。

這還是頭一回摺子冇上來,人先到的。

事情不算大,可皇帝在意的也不是夜半縱馬,強開城門這件事本身,而是賀湛竟然還能騎馬。

他冇再喊人起來,隻坐在龍椅上不遠不近的打量他:“好端端的,大半夜出城做什麼?”

賀湛嘴唇微微一動,顯然是有話要說的,可猶豫過後,他卻隻字未提,隻再次叩首:“請皇上降罪。”

皇帝眉頭擰起來,他不喜歡旁人這幅欲言又止的樣子,再說,他也還冇到老眼昏花的地步,由著人用這種粗糙的手段算計,但他仍舊按捺住了心裡的不悅,隻是眼神沉了沉:“賀侯,在朕麵前,你還敢隱瞞嗎?”

賀湛似乎被這句飽含威嚴的話驚住了,立刻俯首下去,語氣急切的開了口:“臣絕不敢欺瞞皇上,隻是……”

他微微一頓,片刻後才長長地歎了口氣:“臣此來的確不隻是為了出城請罪,也是想請皇上免了臣的官職。”

皇帝一愣,隨即厲喝出聲:“放肆,朕恩賜了官位,你不思殫精竭慮報效朝廷,竟然還敢說出這種不知所謂的話來,你……你這個孽障!”

賀湛低著頭,並不為自己辯解,德瑞急匆匆自外頭進來,附在皇帝耳邊說了幾句話。

皇帝短暫的怔愣過後,勃然大怒:“天子腳下,竟有人敢明目張膽對當朝一等爵行凶,可抓到人了?”

德瑞搖了搖頭:“不曾。”

賀湛這纔再次叩首:“十六衛乃京中守備根本,臣多年來屍位素餐無力掌控,以致京中發生這般惡劣事情……求皇上治臣瀆職之罪,免了臣的官職。”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