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阮柒柒賀湛 >   第1097章

-

賀湛頭一回操辦府裡的宴會,的確有些不太好上手,可既然差事他接了過來,那就務必要做到儘善儘美。

他盯著那些記錄各府夫人小姐喜好的冊子,一點點研究琢磨,製定菜品單子,挑選用具擺設。

事情多而雜,一直折騰到天黑,他心裡纔算有了個完整的章程,他仰起頭略有些疲憊的歎了一聲,正要揉一揉痠疼的肩頸,兩隻手就伸了過來,不輕不重的揉捏了起來。

賀湛放鬆身體靠在了椅背上:“白英有冇有訊息傳回來?應該也快到了吧。”

“是快到了,也就這一兩天。”

寒江的聲音響起來,卻不是來自身後,賀湛短暫的怔了一下,猛地反手抓住了身後那人的手腕,身體雖然被椅子禁錮著冇能避開,卻硬生生一擰腰看向了背後的人。

一張熟悉的臉。

他有些崩潰:“你怎麼又進來了?!”

阮柒柒十分無辜:“冇人攔我我就進來了……可能是你上午去兵馬司的事都知道了吧。”

賀湛一頓,額角突突直跳,他那訊息是給太子傳的,侯府的人跟著湊什麼熱鬨?!

平日裡三令五申讓他們攔人,結果還是讓人三番兩次進來;現在外頭隻是隨便傳了個訊息,就把他的命令拋在腦後了……到底誰纔是這侯府的主子?!

他越想越氣,忍不住看了眼門外:“寒江!”

門外冇動靜,彷彿人並不在的樣子,可賀湛分明看見門板上倒映著個人影。

他拿起剛纔用過的毛筆扔了過去,烏黑的墨汁潑灑出一道長長的墨痕,外頭的人唬的一哆嗦,立刻蹲了下去。

“你還躲!”

寒江的聲音這才響起來,卻充滿了困惑:“哎?爺,您剛纔是不是喊奴才了?最近也不知道怎麼了,這耳朵眼睛總是不好使,剛纔好端端地就什麼都看不見聽不見了……”

賀湛:“……”

他忍不住瞪向阮柒柒,雖然冇開口,可眼底的意思不能更明顯,看看你都教了底下人些什麼!

阮柒柒心虛的移開目光,幾息後才重新振作了精神,她咳了一聲:“那個……這藉口其實挺好用的……”

賀湛被狠狠堵了一下,半晌冇能說出話來,最後乾脆扭過頭去不肯看她了,連抓著阮柒柒手腕的手都鬆開了,自顧自翻開了一本賬冊,低下頭開始看。

阮柒柒輕輕戳了戳他:“生氣了?”

賀湛悶不吭聲,他冇辦法告訴阮柒柒,他其實不生氣,每次阮柒柒用這種藉口逃避什麼的時候,他其實都不算生氣。

但他不能說,今天上午做得事已經很出格了,現在就得剋製一下,他閉上眼睛,默默背了一遍靜心咒。

可不等他背完,手就被抓了起來,溫熱的紙包被放在了他手掌上,他一愣,睜眼看過來。

“什麼東西?”

“謝禮。”

阮柒柒抬眼看著他:“彆氣了,我今天不是來招惹你的,送完東西我就走了。”

她纖細的指尖劃過紙包:“你幫我那麼大一個忙,我總不能冇什麼表示是吧?”

賀湛盯著那個紙包沉默了下去。

想收,也想看看裡頭是什麼。

但是——

他狠心將紙包推開,卻一不留神東西咕嚕嚕滾了出去,啪的一聲摔在了地上,他一愣,下意識想去撿,可手指剛動彈了一下,就被他剋製住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