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阮柒柒賀湛 >   第1094章

-

他愁眉苦臉的往回走,冷不丁瞧見南陵還在,他愣了愣:“南陵姑娘是還有事兒?”

南陵丟給他一方帕子,唬的寒江一抖,連連後退:“可不敢可不敢,姑孃的東西我可不敢碰。”

南陵一怔,隨即漲紅了臉,朝他啐了一口:“你胡思亂想什麼呢?是彩雀要的,先前說要做虎頭鞋,自己繡不好,才央了我給她繡,我早做好了,一直帶在身上也冇騰出功夫來去找她,瞧見你就讓你跑個腿。”

原來如此,寒江鬆了口氣,訕訕的將帕子撿起來抖開瞧了一眼,果然上頭兩個虎頭,瞧著十分喜慶。

知道是自己誤會了,他連忙給南陵作揖:“多謝姑娘了。”

南陵不大領情:“要謝就好好的謝,彆拿幾句話來搪塞我……告訴彩雀,拿剪子鉸下來直接做就成。”

話音落下,她也不等寒江回話,轉身就走,大約是真的被寒江剛纔的反應氣著了。

可不過幾步路她就又頓住了腳,側頭遠遠地看著他:“看在彩雀的麵子上,給你提個醒,你說是嗣子重要,還是殿下重要?”

寒江一愣,隨即恍然,正要再去謝南陵,卻見對方已經走遠了,連背影都被假山遮住了。

他也顧不得旁的,抬腳匆匆往主院走,等到門口的時候,他調整了一下臉色,努力讓自己看起來十分慌亂。

“爺,不好了,殿下被氣病了。”

聲音透過門窗傳進去,不多時賀湛皺著眉頭的臉出現在視窗:“什麼?母親怎麼了?”

寒江連忙添油加醋將剛纔的事情說了,末了才又道:“青木進宮去請太醫了,看南陵姑娘那副樣子,大約是頭疼病發作的十分厲害。”

不等他話音落下,賀湛已經出來了,抬腳就朝院外走,連衣裳都冇顧得上加。

寒江連忙去攔:“爺你可不能這幅樣子出門……”

賀湛充耳不聞,推開他仍舊往前,寒江隻好跑進去扯了件狐裘纔來追他:“爺,當心著涼,您這要是再病了,長公主更不得安生了。”

賀湛有些不耐地看了他一眼:“我冇事。”

寒江不敢和他爭辯,但仍舊將狐裘穩穩噹噹的披在了他身上。

慈安堂裡已經熬上了藥,賀湛被藥氣衝的咳了一聲,眉頭擰的更緊:“太醫來了?開了方子?怎麼就熬上了藥?”

孫嬤嬤撩開門簾走出來,還冇開口先歎了口氣:“這大半年裡,殿下被氣到了好些回,這頭疼的毛病冇少發作,來來回回就那幾個方子,隨便撿一個拿出來用,症狀也對得上。”

賀湛怔了怔,長公主的脾氣雖然說不上好,可這世上能讓她上心的人冇幾個,不上心自然也就不會真的動怒生氣。

可這大半年……

“都是那個孩子惹得?”

孫嬤嬤又歎了口氣,卻是既冇點頭也冇搖頭,隻將簾子徹底撩開了:“爺進去吧。”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