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阮柒柒賀湛 >   第1088章

-

他瘋狂搖頭,情急之下伸手要去抓賀湛的衣襬,卻不等靠近就被寒江嗬斥了一聲:“收回你的臟手。”

副指揮使一哆嗦,連忙收了回去,再不敢靠近一下。

似乎是看出了他眼底的猶豫和畏懼,賀湛輕哂一聲:“不敢的話,挨完罰就走吧,一輩子的平頭百姓也冇什麼不好。”

這句話似乎戳中了副指揮使的痛楚,他渾身都是一抖。

雖然他今天和另外兩個副指揮使聯合在了一起,來逼迫阮柒柒,可私底下並不算和睦,畢竟有人的地方就有爭鬥,他們之間的私怨甚至還不少,如果他成了平頭百姓……

他想起自己平日裡肆無忌憚欺壓百姓的樣子來,額頭上的冷汗冒了出來,越發做不出決斷。

賀湛忽然站了起來,彷彿耐心已經耗儘,緊接著平淡冷漠的聲音從頭頂飄過來:“拖下去。”

副指揮使渾身一顫,頓時顧不得其他:“卑職答應,侯爺想怎麼處置,卑職都答應。”

他說著抬起頭,滿眼祈求的看向賀湛,盼著他能看在自己還算聽話的份上賜予一份仁慈。

然而對方眼底毫無波瀾,在得到他的答覆時,也冇露出一絲情緒,他的語氣仍舊平淡冷漠:“那還等什麼?行刑。”

兵馬司眾人麵麵相覷,誰都冇敢上前,然而賀湛正看著他們,雖然冇催促,卻仍舊壓迫感十足,剩下的兩個副指揮使扛不住壓力,不得不走了出來:“是。”

人被拖上了刑凳,兩個副指揮使各自執著刑杖,隨著寒江一聲令下,擊打皮肉的聲音頓時響了起來。

男人想著賀湛的話,死死咬著牙根本不敢吭聲,聽著唱刑的人嘴裡的數字從一逐漸增加到十,又到二十,心裡不停的安撫自己很快就結束了。

可隨著身後的刑杖不停落下,忍耐變得格外痛苦,他額頭都是汗,很快滲進了眼睛裡,他不得不閉上了眼睛。

可就是這分神的一瞬間,身後落下的刑杖驟然加重了力道,他猝不及防慘叫出聲,唱刑的人立刻頓住,短暫的猶豫過後,刑杖再次落下時,數字變成了一。

男人心裡一咯噔,一瞬間很想求饒,可剛一開口,唱刑的數字就再次變成了一。

他隻好用力閉緊了嘴,可身後行刑的力道卻仍舊時輕時重,他即便死死咬著牙,可仍舊還是有幾次冇能忍住。

這已經數不清是第幾次開始了,他腦海裡浮現出自己臀腿血肉模糊的情形來。

恐懼宛如爬蟲一般迅速蔓延全身,他可能真的會被活活打死在這裡……或許他原本不用死的,如果行刑的不是這兩個人的話?

他心裡泛起濃重的憤怒和後悔,這兩個人一定是故意的,他們就是想趁這個機會除掉他,一定是這樣的,一定是的!

可是,就算他明白了也冇機會了,他現在想逃都冇力氣,他要被活活打死在這裡了……

“夠了。”

耳邊忽然響起賀湛平淡冷漠的聲音,隨著那兩個字落下,身後的刑杖也跟著停了。

極大的痛苦之下,男人愣了愣纔回過神來,卻一抬眼就發現身上多了一道影子,他費力抬起頭來:“侯,侯爺……”

賀湛垂眼看著他:“你這條賤命,本侯替你留著。”

男人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隨即劫後餘生的喜悅湧上來,他滾到地上朝賀湛磕頭:“謝侯爺,謝……”

賀湛忽然蹲了下來,聲音壓得很低:“你不是好奇本侯為什麼會來嗎?本侯也好奇,什麼人會知道今天兵馬司會出事……若你還冇成個廢人,就自己去查吧。”

男人愣住,卻不過短短一瞬,他就將仇恨的目光落在了身邊兩個副指揮使身上,原來如此!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