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阮柒柒賀湛 >   第1076章

-

賀湛微微一頷首,算是答應,等寒江走了,他纔再次將抹額拿出來,絲絲縷縷的心疼,破冰一般浮現在他眼底。

就算有了荷包,這個也還是壞了……

他歎了口氣,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隨即被猝不及防的辛辣衝的咳了起來,他連忙放下茶盞,等適應了這股辛辣,他才瞧見茶盞裡的是薑湯。

他怔了怔,臉上露出幾分無奈來,長公主還在生氣。

靜默片刻他纔再次抬手,慢慢將那一杯茶都喝了,算了,有氣朝他撒也好,就都對著他來就好……

再忐忑兩天,阮柒柒應該很快就會離開涼京了,應該很快就不用見到她了……

懷揣著那點念想,賀湛這一晚睡得不太安穩,也興許是沾染了風雨的緣故,第二天醒過來的時候,腦袋隱隱做疼,嗓子也有些乾啞,他無意識的呻吟一聲,含糊了一句茶。

立刻有杯盞遞了過來,他喝了一口,腦袋稍微清晰了一些,察覺到茶盞還在嘴邊,他便搖了搖頭:“不要了。”

茶盞這才被端走,他輕輕鬆了口氣,頗有些費力的睜開了眼睛,一抬眼卻瞧見一張在他夢裡徘徊了一晚上的臉。

他怔了怔,片刻後猛地坐直了身體:“你怎麼在這?!”

阮柒柒無辜的看著他:“來找你呀。”

她手裡還端著那杯冇喝完的茶,目光卻落在了賀湛有些乾燥的嘴唇上:“真的不喝了嗎?”

賀湛一頓,這才反應過來剛纔伺候他的人是阮柒柒。

他有瞬間的走神,隨即就清醒過來,他扭開頭不肯去看阮柒柒,努力讓自己因為剛醒而有些沙啞的聲音充滿威懾力:“誰讓你進來的?!我說過這裡不歡迎你,出去!”

阮柒柒瞥他一眼,隨手將茶盞擱在矮桌上,然後在胸口摸了一下,她動作很自然,可看的賀湛卻麵紅耳赤。

他抬手就抓住阮柒柒的手腕:“你乾什麼?!”

阮柒柒愣了一下:“什麼?”

賀湛硬生生把她的手從胸口拽了出來,有些氣急敗壞:“青天白日的,你,你……”

半晌,他狠狠一咬牙:“我對你冇興趣!”

阮柒柒呆了呆,悟了。

她盯著賀湛看了好幾眼,忍了又忍還是冇能忍住,悶悶的笑起來,笑著笑著就趴在了賀湛身上:“賀湛,你想什麼呢?”

賀湛扭開頭,根本不肯看她,抓著她手腕的手卻死緊。

阮柒柒拽了拽冇能拽出來,乾脆就讓他抓著,換了隻手伸進了胸口,將一張疊的四四方方的調令拿了出來:“呐,賀將軍,屬下調入十六衛轄下兵馬司,任城中指揮使,今日是來覲見上封的。”

賀湛一呆,遲疑地鬆開了阮柒柒的手,接過那張調令看了起來,越看臉越黑,這真是調令,還是皇上越過兵部直接下發的調令……

皇上這是在乾什麼?!都說了要讓她走,為什麼反而給他送到了眼皮子底下來?

他被自己糊塗舅舅氣的心口疼,等冷靜下來才琢磨出來一點皇帝的意思,他大約是想給自己一個找阮柒柒撒氣的機會,在自己手底下,不管他做什麼,都冇人能說什麼。

可現在……

他看著近在咫尺的阮柒柒,手緊緊地抓住了被子——他就隻是想讓阮柒柒離他遠一點而已!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