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阮柒柒賀湛 >   第1074章

-

寒江吃了一驚,後知後覺的感覺到了疼,他用力將胳膊拽了出來:“你個小……”

他話音頓住,雖然氣頭上,可還是把後半截罵人的話給嚥了下去,這畢竟是小主子。

他逼著自己緩和了臉色:“小公子,侯爺要見你,你得乖一些,知道嗎?”

那孩子張嘴就朝他啐了一口:“呸,蠢豬!”

寒江額角突突直跳,半晌才抹了把臉,青木擔心的看過來:“師父……”

寒江搖搖頭:“冇事,還是抓著吧,待會要是衝撞了爺,可是不得了。”

青木應了一聲,抓著那孩子的胳膊再次將他禁錮在了胳膊底下,任憑對方哭喊撕鬨也不肯再鬆開。

一行三人就這麼進了院子。

彩雀已經被驚動了,抬眼朝他們看過來,瞧見兩個男人這麼對一個孩子頓時有些驚訝:“這是怎麼了?怎麼還動粗了?”

寒江一臉菜色:“可彆提了,這可真是位祖宗……彩雀,咱們那孩子一定得好好教,要是以後長成這樣,我非得……”

他狠狠握了下拳。

彩雀抬手一巴掌糊在他腦門上:“胡說八道什麼呢,這可是小公子,怎麼能拿咱們的孩子比……”

說著話她也聽清楚了那孩子嘴裡一直在說的話,神情頓時古怪起來:“這孩子怎麼……”

寒江抬手捂住了她的耳朵:“彆聽了彆聽了,你那點活帶回去做吧,這待會還有的鬨,彆汙了你的耳朵。”

彩雀見那孩子鬨得厲害,猶豫了一下還是點了點頭,端著針線笸籮走了。

等她出了院子,寒江才抬腳進了屋子:“爺,小公子請回來了。”

賀湛早已經聽見了動靜,眉頭擰成了一個小疙瘩:“怎麼回事?”

寒江搖了搖頭:“奴才也不清楚,還是讓青木來和您說吧。”

說話間,賀湛已經站起來,抬腳朝外走去。

青木還挾持著人,並不能行禮,隻好告了個罪,賀湛微微搖頭,目光落在那孩子身上,眉頭擰的更緊。

這孩子和他記憶裡相看過的那個的確十分相似,雖然有些地方不太一樣,可畢竟已經過了半年,長開了些也正常。

但他明明記得家學先生說過,這孩子秉性敦厚仁善,雖然靦腆些,卻十分好學……根本和眼前這人對不上號。

“這就是賀雲舟?”

青木一臉木然:“是,確認過籍貫了,就是他。”

賀湛眉頭擰的更緊,可既然已經領回來了……

他垂眼看過去:“以後,我就是你的父親。”

那孩子詭異的安靜了下來,寒江和青木對視一眼,都有些驚訝,這是被他們家爺鎮住了?

青木猶豫著將人放了下來。

那孩子看了賀湛兩眼,忽然頭一垂,朝著賀湛就撞了過去:“你纔不是我爹!”

他動作的突然,寒江連忙去攔,卻仍舊冇來得及,眼睜睜看著他撞到了賀湛。

好在賀湛下盤穩健,並冇有被這一下撞倒,隻是臉色肉眼可見的難看下來。

寒江連忙抓住那孩子:“小祖宗,你怎麼能和爺動手?!”

孩子又朝寒江呸了一口:“我娘說了,他就是個短命鬼,等他死了,這些都是我的!”

一院子的人都被這句話說的變了臉色,寒江火氣上湧:“你!”

他下意識抬起了手,卻不等落下就被賀湛喝止住了。

“寒江,彆動手。”

寒江氣的直哆嗦,可賀湛既然開了口,他也隻能作罷,那孩子卻隻當是他不敢動自己,越發得意,朝著寒江略略幾聲,掄著什麼東西開始抽打寒江的臉。

寒江側頭躲開,他冇注意孩子手裡拿得是什麼,可賀湛卻瞧見了,那是一條黑色的布帶。

他一怔,抬手摸了下胸口,抹額不見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