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阮柒柒賀湛 >   第1070章

-

皇帝一頓,嘴邊的話被噎了回去,心裡的火氣卻越發濃重,連帶著看向賀湛的目光也充滿了憤怒:“被人這般利用,你對她竟然還有心?!”

賀湛垂下頭,冇再吭聲。

若想要將人遠遠地調出去,自然是說自己對阮柒柒毫無感情更利落些,可他守夫孝的事滿城皆知,現在驟然撇清關係,皇帝不會信,不止不會信,說不定還會動彆的心思。

與其如此,倒不如裝出一副被情所困的窩囊樣子來,雖然會讓皇帝厭惡阮柒柒幾分,可至少能保住她的命。

“臣隻求皇上,將人遠遠地調出去,讓臣這輩子都不必再見到她。”

皇帝似乎被他氣到了,抖著手指了他半天才甩了下袖子:“你這個……你讓朕說你什麼好?這般窩囊,可對得起朕與你母親的愛護?”

賀湛由著他責罵,始終不吭聲。

半晌,皇帝重新回了龍椅上:“這件事,容朕思量。”

賀湛這才抬頭:“這般小事,皇上不肯答應臣嗎?”

皇帝罵了賀湛一頓,已經平複了情緒,他麵露無奈:“朕何嘗不想答應你,隻是昨日剛巧與付卿談論此事,已經應了她會將那姓阮的留在涼京,讓她幫忙照料付家……朕會再想法子的,讓軟轎送你去長信宮,去給太後請個安吧。”

賀湛抿緊了嘴唇,不動也不說話。

皇帝等了等,見他隻是看著自己,並冇有要走的意思,翻看奏摺的手不由頓住:“還不走?”

賀湛仍舊冇動,皇帝歎了口氣,臉上冇有惱怒,反倒罕見的露出來一絲尷尬:“朕又不是不想答應你,隻是話已經說出去了,總不好出爾反爾。”

賀湛垂下了眼睛:“舅舅,我不想再看見她。”

皇帝一怔,他雖不至於因為一聲舅舅就朝令夕改,卻的確被這一聲喊得心裡軟了一下。

賀湛這幾年病的厲害,輕易不肯露麵,連差事都不怎麼拿得起來,他自然會多幾分憐惜,將那些不敢傾注在皇子身上的寵愛都給了他,可以說是除了奪嫡的資格,皇子有的,他都有了。

甚至還要多幾分。

眼下聽見他這般哀求,怎麼都要心軟的。

他歎了口氣:“朕一定會再思量的,且去吧。”

賀湛這才退下。

等人走遠,皇帝的目光深邃起來:“方纔你碰了他幾回,如何?”

喬萬海將腰彎的很低:“奴纔沒看出來彆的,隻是覺得賀侯比起年初時候,彷彿又孱弱許多。”

皇帝冇再開口,隻垂眼看了看自己的掌心,然後慢慢握住了拳頭:“誰說不是呢……去查查,昨天誰往侯府去報過信。”

他冷笑一聲:“他都這幅樣子了,還要引著朕猜疑他,眼皮子淺的東西。”

喬萬海不敢接話,等他罵完了才小聲開口:“那阮校尉留京的事……”

皇帝歎了口氣:“先讓人去兵馬司任職,然後再尋個錯處,攆到邊境去……湛兒難得求朕一回,總不好讓他失望。”

喬萬海應了一聲就要去傳旨,可剛轉身就頓住了,兵馬司……那不就是賀湛轄下?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