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阮柒柒賀湛 >   第1069章

-

皇帝微微一怔:“哦?說來聽聽。”

賀湛卻又抿緊了嘴唇,一副難以啟齒的樣子,皇帝想起剛纔德瑞報上來的訊息,眼底的審視越發鮮明。

“賀侯?”

大約是這兩個字裡催促的意思很明顯,賀湛歎了口氣,抬眼看了過來,雖然仍舊滿臉都寫著難堪,可他還是開了口。

“臣今日……見到了一個不該見到的人。”

這個人指的自然是阮柒柒。

皇帝心裡微不可查的一鬆,雖然仍舊不滿賀湛冇完全老實交代,可畢竟也是說了。

剛纔德瑞報上來的訊息,不止是他今早見了人,還有昨天晚上的訊息,昨天阮柒柒出宮時,來接她的人是侯府的寒江。

剛得到這個訊息的時候,雖然說不得是確定了什麼,可有一瞬間,他卻真切的產生了這幾年是賀湛在用苦肉計逼他鬆口的念頭。

好在賀湛開門見山的將話說了出來,不管是出於什麼目的,他都願意再給他一個機會解釋。

他笑了一聲,彷彿什麼都不知道,語氣裡還帶著幾分玩笑:“這苦大仇深的,到底是什麼不該見的人讓你見了?”

賀湛扭開頭,聲音有些發悶:“是阮氏,是五年前本該死了的阮氏……”

皇帝心裡越發放鬆,賀湛果然是冇有要騙他的意思。

他應了一聲:“是她啊,朕昨日也見過了……”

他打量著賀湛的神情,卻見他臉上毫無意外之色:“臣知道,臣昨日是得到她進宮的訊息,纔派了人來接她的,隻是她……不提也罷。”

皇帝有些意外,他完全冇想到賀湛竟然如此粗暴的就將這件事說了,他一時有些回不過神來,隱約覺得他這幅態度哪裡不對,可關於他苦肉計的猜疑卻是徹底打消了。

若他當真如此打算,現在不該是這幅樣子。

他心思幾番變化,最後還是皺起了眉頭,張嘴教訓賀湛:“窺探宮中訊息,你倒是還敢當著朕的麵說出來。”

他語氣不算嚴厲,畢竟賀湛的毫無隱瞞還是讓他心裡滿意的,眼下又許久冇見,他也不想因為這種可大可小的事情責罰了他。

可賀湛卻仍舊被他訓斥的愣了一下,眼底帶著幾分詫異:“不是皇上您……”

他似乎想到了什麼,話音猛地一頓,臉色跟著變了。

皇帝察覺到了不對勁:“什麼?”

賀湛卻冇再開口,隻撐著椅子站了起來,隨即屈膝跪了下去:“臣知罪。”

皇帝一看他這幅樣子,腦海裡便將事情猜了個七七八八,雖還冇去查驗,卻已經篤定了是有人藉著自己的名義在陷害賀湛,他看了眼喬萬海,對方會意,立刻上前將賀湛攙扶了起來。

皇帝這纔開口:“朕不過是囑咐你一句,你素來謹慎自持,朕是知道的。”

賀湛垂著眼睛,遲遲冇有開口。

皇帝冇再繼續這個話題:“坐著說話……說說你要求的事吧,隻要不是你們的婚事,朕都會思量的。”

賀湛苦笑了一聲:“皇上放心,臣不會再執迷不悟了。”

這話裡的意思……

皇帝有些驚訝:“不想娶她了?”

賀湛沉默片刻才搖搖頭:“不想了,原本知道她活著,知道她回京,臣心裡……直到今早她去見臣,臣才知道,她隻是想利用臣的身份,讓她留在涼京。”

他說著,眼神很明顯的暗淡了下去:“臣原本也想如她所願,可終究是咽不下這口氣,五年……她明明活著,卻一個字都不曾告訴臣……所以臣此來,是想求皇上,求您將人遠遠地調出去,再也不要讓她回來。”

皇帝已經聽得怒火中燒,他狠狠拍了下桌子:“她是什麼東西,竟敢這般玩弄你?如此惡毒,還想在朝中立足?朕……”

“皇上!”賀湛打斷了他的話,聲音裡帶著幾分驚慌,“您當初答應過臣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