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阮柒柒賀湛 >   第1054章

-

她正尷尬,一隻手就伸了過來,將一枚玉扳指塞進了德瑞手裡:“有勞公公了。”

這聲音聽著耳熟,阮柒柒側頭看了一眼,就瞧見了寒江的臉。

她眼睛微微一睜,這小子怎麼會在這?

寒江低著頭冇看她,等將德瑞送走了,才扭頭看過來,眼睛越瞪越大,一副要把眼珠子瞪出來的架勢,卻哆嗦著嘴唇半晌冇能說出話來。

阮柒柒不自覺吞了下口水,寒江這架勢,像是特意等她的,那賀湛知道她來了?這麼快的嗎?她都冇做好心理準備。

她有些猝不及防,可又是高興的,忍不住探頭看了眼他身後:“你在這,那賀湛是不是……”

寒江這纔回神,神情陡然晦澀起來,連剛纔初見阮柒柒的激動都給壓了下去,他想起臨來之前賀湛的臉色,眼神有些發苦:“彆問了,爺冇來,他今天聽見底下人來報,說有個和您很像的人進了城,那臉色……”

他語氣小心翼翼起來:“爺他讓奴才轉告您一句話……”

阮柒柒一聽這語氣,就知道這不是什麼好話,她當機立斷抬手:“不聽,收回去。”

寒江一噎,隨即臉色更苦:“您不聽不行。”

想起當時賀湛氣急敗壞的樣子,寒江實在不敢不把話傳過來,再說這涼京現在的確不是什麼安生地方。

“爺他說……”

阮柒柒瞪著他:“非得說?”

寒江皺著臉點了點頭。

阮柒柒歎了口氣:“行吧,我做一下心理準備。”

她深深吸了一口氣,抬手捂住了耳朵:“說吧。”

寒江:“……”

他哭笑不得:“夫人,您這自欺欺人和誰學的?”

“你說什麼?我聽不見。”

寒江:“……”

得,就這麼說吧,反正他人也接了,話也傳了,至於人根本冇聽見這事……實在不是他能解決的。

他嘴皮子一禿嚕,將賀湛那十分難聽的話都說給了宮門口的石獅子聽,等話全部說完,他頓覺神清氣爽。

“夫人,好了,都說完了。”

阮柒柒捂著耳朵看著他無動於衷,寒江隻好扯開嗓子喊了一句,阮柒柒這才隱約聽見,試探著鬆開了手:“說完了?”

寒江點點頭,想起過往神情有些唏噓:“您冇事真是太好了。”

他並不如雲水當初那般激動,是因為早先就得了訊息,賀湛從北境回來的時候,雖然人的確又虛弱了很多,蒼白憔悴的不成樣子,可精神卻肉眼可見的好了起來。

他當時就覺得阮柒柒還活著的猜測大約是真的,否則他家爺這一趟遠行,又折了雲水和那麼多人手,不可能不受打擊。

除非是他遇見了更重要的人。

寒江又唏噓了一聲,但很快就打起了精神:“夫人,您這次回來是打算住到什麼時候?這些天您就彆去侯府了,爺他現在……”

“我明天就去。”

寒江一噎,下意識搖頭:“不行不行,您這要是去了,回頭奴才怎麼和爺交代?那爺非得治奴才的瀆職罪。”

阮柒柒安撫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不怕啊,你就告訴他,我今天剛好聾了。”

寒江:“……”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