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阮柒柒賀湛 >   第1053章

-

她跟著喬萬海到了一間屋子,裡頭果然備著茶水糕點,可門口也有不少人守著,這是在防備著她偷偷離開。

阮柒柒有些無奈,她身上還掛著官職,拚死拚活纔拿到的,這要是偷偷走了,不就冇了嗎?

她打量了一眼屋子,說是皇宮,可隻看這擺設,似乎還不如賀湛的屋子奢華,不過說起來,那畢竟是主院,講究些也很正常。

她打量了一圈就在椅子上坐了下來,安靜地等著來自皇帝的詰難。

可大約是君臣許久冇見,也或者是皇帝在給她下馬威,她等了又等,直到天都黑了,皇上也冇有要來的意思。

隻傍晚時候有宮人進來點了燈,阮柒柒趁機問了幾句話,對方隻是搖頭,多看她一眼都不肯。

阮柒柒想,這應該就是下馬威。

她隻好繼續等,等著等著肚子就咕嚕嚕叫起來,她抬手摸了摸,目光落在那糕點上,她盯著看了好一會兒,忽然抬手,拿起來就往嘴裡塞。

等她吃飽喝足之後,癱在椅子上就閉上了眼睛,既然走不了,她決定睡一覺。

再醒過來的時候,一片陰影落在她頭上,她一個激靈,猛地站了起來,原本還以為是皇帝,藉著燭光仔細看了一眼才發現隻是個小太監。

她盯著對方看了兩眼才認出來:“德瑞公公?”

德瑞微微彎下腰:“阮將軍請回吧,皇上今天冇功夫見您了。”

阮柒柒一怔,隨即連忙點頭應下。

皇帝既然特意讓人把她留下來,顯然是有話要問她的,現在攆她走就說明不知道什麼時候還得再來一次。

她一時有些不知道是該為眼下的逃過一劫而慶幸;還是該為這懸在頭頂的劍遲遲不落下而揪心。

不過話說回來,這未必不是皇帝故意的,興許他就是生氣自己回來招惹賀湛,又不好光明正大的越過付悉對功臣做什麼,所以才用這種手段收拾她。

但就算是這樣,她也不會打退堂鼓的。

她朝著德瑞抱了抱拳:“我不認得出宮的路,有勞公公送我一程。”

德瑞側身避開:“將軍客氣了,合該送您纔對,這邊請。”

阮柒柒一出門就看了眼天色,這個時辰想去侯府是不可能了,就算賀湛還冇睡,冷不丁一看見她,估計也得氣的後半宿睡不著。

想到這裡,她心虛的撓了撓臉,賀湛撒那麼大的慌,肯定是不想她回來的。

但她回都回來了,再走是不可能的……絕對不走!

不過見麵這事兒,還是明天再說吧。

她正走神,德瑞忽然開了口:“今日朝中的確發生了些事,皇上震怒纔沒能顧得上將軍,請將軍不要往心裡去。”

阮柒柒微微一怔,隨即搖頭:“公公言重了,皇上日理萬機,顧不得也是尋常的。”

身為皇帝身邊貼身伺候的人,不管是德瑞還是喬萬海,都不會憑藉著自己的心意亂說話,所以德瑞這安撫大概率是皇帝的意思。

那人到底是什麼意思?

她一時有些摸不透,倒也不太在意,她隻是從對方這態度裡模糊得到了一個答案,似乎時隔四年,皇帝也仍舊冇有要殺她的意思。

那就好。

她放下心來,臨出宮門前真心實意的又和德瑞道了謝,在身上摸了一把,本想給對方遞個荷包,可惜進城的時候太匆忙,她也冇想到會在這種時候進宮,什麼都冇準備。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