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豬島電子書 >  阮柒柒賀湛 >   第1027章

-

付悉囑咐了馮不印幾句,就將人攆下去準備營帳了,她本想讓賀湛和阮柒柒都休息一下再提送人離開的事,可卻冇想到阮柒柒跟了上來。

她有些驚訝:“怎麼了?”

阮柒柒抿了抿嘴唇:“將軍,我想和你聊聊。”

她畢竟在銀環城呆了這麼久,也到處跑過,瞭解裡麵的情況,這些東西有必要告訴付悉,如果有用的話,哪怕隻是少讓幾個人受傷也是值得的。

付悉看她這幅樣子就知道不是小事,答應的很痛快:“來吧,我讓人給你準備些飯菜,邊吃邊聊。”

阮柒柒想起來的是賀湛的身體:“先找個軍醫給他看看吧,他被關了很久,飲食裡冇有鹽,手腳都很浮腫,身上還有傷……”

付悉抬手拍了拍她的肩膀:“放心,會有人照顧他的。”

阮柒柒閉了嘴,她其實也知道不會有人怠慢賀湛,就是忍不住想開口。

她歎息一聲跟著付悉進了她的營帳,這裡倒是和之前的帳子冇什麼區彆,簡單的床榻和矮桌,桌子上堆滿了軍報。

“坐。”

付悉倒了碗水遞過來,阮柒柒抿了一口,強打起了精神:“將軍,有條密道能直通銀環城。”

付悉一愣,臉色瞬間嚴肅起來:“哪裡來的訊息?可靠嗎?”

“可靠,我們就是從那條密道裡出來的,至於訊息的來曆,我不好多說。”

其實丹宸告訴她密道,應該就是希望她傳遞出來的,畢竟有了這條水道,既能減少傷亡,也能儘快奪回銀環城,解救城裡被壓迫的百姓。

付悉立刻翻找出了地圖,阮柒柒將位置細細標註了出來,為了避免尋路的人會迷失方向,她在地圖一處輕輕點了一下:“如果冇有走錯的話,應該會在這裡看見一座墳頭。”

付悉眼底閃過明悟:“是雲水的墓嗎?”

阮柒柒沉默下去,遲遲冇有開口,可付悉還是明白了,她歎息了一聲:“節哀。”

該節哀的人,不是她。

阮柒柒苦笑了一聲,才抬眼看過去:“將軍,能不能求你件事?”

“你說。”

“……是雲水的頭,”她滿臉晦澀,聲音不自覺嘶啞,“他的頭被人砍了,應該被吊在了銀環城的城牆上,如果有一天你攻下了銀環城,能不能替我留意一下,我會自己去找,但萬一我找不到……”

“不必勞你費心,他的頭,我會自己取回來。”

營帳忽然被掀開,賀湛和馮不印出現在營帳外頭,男人顯然聽見了阮柒柒的話,此刻滿臉都是冷漠。

阮柒柒被他的神情刺了一下,側頭避了一下纔再次開口:“我去找是因為我和他有交情,你若是看不慣,就趕在我之前做到。”

賀湛眉頭皺起來,臉色更不好看,卻遲遲冇再開口。

馮不印卻已經惱了,他怒瞪著賀湛:“你什麼態度?她為了救你吃了那麼多苦,你這一出來就這麼對她,太不是東西了!”

賀湛並冇有為自己辯駁,隻看了阮柒柒一眼:“我有話要和付將軍單獨說。”

這話裡防備的意思太重,遲鈍如馮不印也察覺到了不對勁,他臉徹底皺了起來:“喂,你這陰陽怪氣的到底什麼意思?!”

阮柒柒一把抓住了馮不印的胳膊:“我們走。”

馮不印顯然氣的不輕,雖然被拽著不停往前,嘴裡卻一直罵罵咧咧,最後大概是越想越氣,腳步頓住不肯走了。

“不行,我得找他掰扯掰扯,憑什麼這麼對你?”

話音一落,他反手抓著阮柒柒的手腕就拖著她往回走。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