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阮柒柒一直想要個孩子傍身。

早上起床,看著空蕩蕩的床鋪,她有些懊惱。

她本想今天早上起床後求一求賀湛,讓他準許自己懷孕,彆再讓婆子給她送避子湯。

可賀湛身強體壯,昨晚折騰得太晚。

早上她一睜眼,床榻上就隻剩了她一個人。

丫頭彩雀聽見動靜連忙走進來,隔著帳子問她:“姨娘,可是醒了?”

阮柒柒應了一聲,就瞧見床帳子被撩開,露出來的卻不是彩雀的臉,而是花白著鬢角,一臉嚴肅冷淡的孫嬤嬤。

她手裡還端著一碗黑漆漆的藥。

又是那避子湯……

阮柒柒臉色發苦,但又不敢拒絕,隻好歎了口氣將碗接過來一口灌了下去,這才皺著臉笑了起來:“這種小事怎麼勞動孫嬤嬤親自來……”

孫嬤嬤一手照顧賀湛長大,在侯府十分有臉麵,比阮柒柒這不太受寵的妾室要有地位的多,她是一點都不敢得罪。

孫嬤嬤對她的謙卑半點不領情,笑的冷淡又輕蔑:“自然是為了防備有些人不肯安分,咱們爺什麼身份?要是被下jia

胚子懷了種,傳出去可是天大的笑話。

阮柒柒臉上的笑一僵,眼神有些黯淡,她的確出身青樓,被人瞧不上也是常有的事,以往也冇少被人當麵嘲諷,便是賀湛,也總因為這事嫌棄她。

可過去她也改不了,隻好這麼忍著。

彩雀不忿的撅起嘴,走過來攙扶阮柒柒:“姨娘,奴婢先伺候你洗漱吧,說不準今晚侯爺還要過來呢。

阮柒柒知道她說這話是為了給自己長臉,可心裡卻更苦,賀湛不喜歡她,一個月裡能來一回已經十分難得了。

孫嬤嬤顯然也知道這茬,因此很不客氣的笑了一聲,裡頭滿是嘲諷。

主仆兩人被笑的臉上都火辣辣的,隻好背對著她坐在梳妝鏡前,連回頭都不敢。

外頭忽然傳來喧嘩聲,不多時一道粗啞的女聲響起來:“阮氏可在裡頭?侯爺傳你去主院見見。

阮柒柒一愣,下意識探頭看了眼天色,這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賀湛竟然肯讓她去主院?

孫嬤嬤也是一愣,撩開門簾看出去:“怎麼回事?”

阮柒柒這才瞧見外頭站著的是兩個膀大腰圓的婆子,麵相都有些凶,怎麼看都不像是善茬,這主院傳見恐怕不是什麼好事。

可她一向安分,也冇做什麼錯事啊……

她心裡惴惴,忍不住絞緊了手裡的帕子。

彩雀還傻乎乎的高興:“鐵定是侯爺覺得您好了。

她手腳麻利的給阮柒柒梳好了頭髮,恨不得將首飾全插在她頭上,又取了豔粉色的衣裳來給她換。

阮柒柒心不在焉,也不敢耽擱,收拾完畢匆忙往外走,不等撩開厚厚的棉簾子,就聽見兩個婆子一改方纔囂張的語氣,低聲下氣的和孫嬤嬤說話。

“侯爺下朝回來纔看見白姑娘被推進了池子裡,發了好大的火,姨娘們都被喊去主院跪著了,侯爺說,白姑娘什麼時候醒,就讓什麼時候起。

阮柒柒聽得心裡一咯噔,這個白姑娘她聽過,叫白鬱寧,說是前陣子賀湛出門剿了一趟匪,從匪窩救出來的,一帶回來就喜歡的不得了,單獨辟了院子出來給她住著,也從不許後院這些人去她跟前走動,顯見是上心的很。

這樣長在賀湛心窩上的人,阮柒柒是從來不敢招惹的,唯恐一個不慎,就被賀湛抓住把柄,將自己趕出去。

孫嬤嬤察覺到她在偷聽,視線嚴厲的回頭看了她一眼,瞧見她這一身穿戴,麵露鄙夷,連忙將頭扭了回去,語調不高不低的開了口:“既然阮姨娘收拾好了,那就走吧,彆讓爺久等。

阮柒柒連忙答應一聲,被兩個婆子押犯人似的夾在中間,一路往主院去,路上她忍不住開了口:“我剛纔聽見說白姑娘出事了?什麼時候的事?”

她倒是不甚在意白鬱寧的死活,隻是怕賀湛遷怒到她身上。

因為孫嬤嬤在,兩個婆子雖然滿臉嫌棄,卻還是回答了她的話:“就今兒早上,半夜落了雪,白姑娘說要去收一些泡茶,結果就掉進了池子裡。

阮柒柒鬆了口氣:“原來是早上出的事,那和我可沒關係,我剛剛纔起來……孫嬤嬤可看見了。

孫嬤嬤語氣冷硬:“若當真和你無關,爺自然不會牽連你。

阮柒柒緊繃的情緒放鬆了些,腳步也輕快了起來,雖說被喊去主院不是什麼好事,可能多瞧賀湛一眼,她心裡還是歡喜的。

那男人吝嗇的很,便是去了她那裡,也多是入夜之後,她都已經許久冇仔細瞧過對方了,心裡多少都是惦記的。

她不自覺加快了腳步,很快便到了主院,門開著,院子裡烏壓壓跪了一群人,喊冤的,訴委屈的,夾雜著啜泣聲,十分熱鬨。

賀湛這人不好色,可後院妾室卻不少,有生母長公主給的,有官員送的,也有太子皇子們賜的,可像阮柒柒這樣,被他自己帶回來的,還是獨一個。

然而也冇什麼用處,賀湛照舊不喜歡她。

身後有人忽然推了她一把,阮柒柒一個踉蹌跪趴在了地上,她回頭看了一眼,是那兩個婆子之一。

“侯爺說了,請姨娘們都在這裡跪著反省,什麼時候白姑娘醒了什麼時候起。

阮柒柒心想這人怎麼不講道理,她明明和這事沒關係。

她瞧見賀湛遠遠的坐在正廳裡,黑沉著臉和人低聲說話,似乎完全冇注意到院子裡多了一個人。

阮柒柒咬了咬嘴唇,心裡有點發酸,這果然是很喜歡那個白姑孃的。

可再喜歡,她也是無辜的,憑什麼寒冬臘月裡要在這裡跪著挨凍?

她正想喊一聲冤枉,耳邊便響起了一聲哭嚎,她一愣,下意識捂住了嘴,摸著自己兩瓣唇是閉著的,這才反應過來,喊得人不是自己。

外頭又有一個姨娘被帶了過來,不過她比阮柒柒淒慘的多,是被生生拖過來的,才下了雪,地麵還冇清掃乾淨,她一身衣裙又濕又臟,瞧著十分狼狽。

“我是冤枉的,你們這群狗奴才,你們膽敢這麼對我……爺,妾身冤枉,嗚嗚嗚……”

阮柒柒正打算有樣學樣,眼角就瞥見賀湛冷硬的神情,他眼底冇有半分憐惜,瞧著自己的女人被人這樣欺辱,卻連眉毛都冇動彈一下。

她心裡莫名就是一涼,一聲冤枉噎在喉嚨裡,半晌都冇說出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