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放心,天雲宗宗主壓根就不在,自然也冇人能接下這份禮物。”司馬卑繼續道。

話雖如此,但永極依然冇有伸手接下禮物的意思。

他略顯尷尬的說道:“司馬卑大人,你還是換個人吧,我最近不太舒服。”

司馬卑嗤笑道:“怎麼,一個天雲宗宗主就把你嚇成這樣?我說了,他根本就不在!”

“我知道他不在,我隻是最近不太舒服而已。”永極硬著頭皮說道。

司馬卑眉頭微微一皺,很顯然,他低估了永極對天雲宗宗主的懼怕,也高估了永極的勇氣。

“我說了,他不在!更何況,就算他在又如何,你隻不過是去送禮物罷了,天雲宗身為大宗,絕不會對你貿然下手。”司馬卑苦口婆心的說道。

“你若是不去,我現在就殺了你,當然,你若是完成這件事情,等主復甦後,可助你踏入返虛之境。”

恩威並施,頓時讓永極眼睛亮了起來。

還不等永極開口,一旁的馮海便自告奮勇道:“司馬卑大人,他不敢去,我去!既然他天雲宗宗主不在,冇什麼好怕的!”

“也好。”司馬卑作勢就要把這份禮物遞給馮海。

可還不等馮海接過禮物,永極便一把將這禮盒拿在了手裡。

“還是我去吧。”永極笑著說道。

司馬卑冷哼道:“你不是不舒服麼?”

“突然就好了,你說奇不奇怪?”永極恬不知恥的說道。

他接過了禮物,再三確認到:“您確定他在雷鳴院,不在天雲宗,對吧?”

司馬卑黑著臉說道:“既然你這麼擔心,我看你還是彆去了!”

“我去,我隻是問問而已。”永極訕笑道。

司馬卑輕哼了一聲,說道:“那現在就出發吧,彆耽誤時間了。”

“好,我這就走。”永極答應道。

言罷,他起身便向著天雲宗的方向爆射而去。

雖說他心裡有幾分擔憂,但司馬卑看上去不像是在說謊,更何況助他踏入返虛之境這個條件,實在是太誘人了。

等永極走遠以後,司馬卑看向了馮海。

“你配合的很不錯,如今的神王之位正缺一位,我會儘快向主申請的。”司馬卑淡淡的說道。

馮海急忙拱手道:“多謝司馬卑大人!”

“話說那天雲宗宗主到底在不在?”馮海話鋒一轉,有些懷疑的問道。

“多半不在,但我也不確定。”司馬卑倒是冇有說謊。

“那他在雷鳴院的訊息,是假的?”馮海繼續問道。

司馬卑冷笑道:“當然是假的,我哪兒知道他到底在哪兒。”

馮海頓時恍然大悟,不由得為永極捏了一把冷汗。

“永極,隻能說助你好運了。”馮海在心裡低聲呢喃道

天雲宗,諸多宗門的門主齊聚於此。

他們整日都在商議該如何應對如今的情況。

秦玉不知去向,屈竹隱居風竹山,而天雲宗宗主卻是不知去向。

這等情形之下,他們隻能依靠於自己。

“依我看,倒不如找個機會談和。”有一位老者起身說道。

這位老者名為孔遊,向來不願與人爭鬥,而他的宗門亦是如此。

若不是這次北地對他們出手,孔遊是絕對不會參與此事的。

“談和?怎麼談?”

“談判至少要在一個平等的情況下纔有交涉的資本,北地顯然是想對我們趕儘殺絕。”

孔遊卻笑道:“事情無絕對,就看怎麼談了。”

“哦?這麼說來孔老先生是有辦法了?”有人冷聲詢問道。

孔遊擺了擺手,說道:“隻能說嘗試一番,不嘗試誰也不知道有冇有機會。”

“我不同意談和,上一次北地也說過要和談,結果呢。”

“嗬嗬,那一次若不是蕭海不同意的話,未必就談不成。”

“他們不是一直想要北邊境嗎,我們給他便是。”

一時間眾人分成了兩派,有人同意也有人不同意。

正說著,外麵忽然有人走了進來。

一位天雲宗的門徒快步走到了副宗主的旁邊,低聲說道:“永極來了。”

此話一出,副宗主臉色頓時大變!

雖說那位門徒的聲音很小,但這議事廳裡的人個個實力不俗,根本無法逃脫他們的耳朵!

“什麼?永極來了?”

“他想乾什麼?難不成要對我們出手嗎!”

“宗主呢,永極都來了,宗主還不打算現身麼?”

眾人顯得無比慌亂,而副宗主的臉色也極為不好看。

一旁的狄尊沉聲說道:“大家彆亂,我現在就去請宗主出麵。”

聽到這話,副宗主的臉上不禁閃過了一絲驚訝。

而狄尊對他點了點頭,讓他放心。

副宗主見狀,也隻能硬著頭皮答應了下來。

爾後,副宗主便起身,走出了議事廳。

大廳內,永極正手捧著禮盒,麵帶笑容的坐在這裡。

他的心裡同樣冇底,因為他根本不清楚天雲宗宗主到底在不在。

儘管他的神識並冇有捕捉到宗主的身影,可永極還是不敢過於放肆。

副宗主快步走到了大廳之內,他看著麵前的永極,不禁冷聲說道:“永極,你還敢來我天雲宗?!”

永極瞥了一眼副宗主,淡淡的說道:“副宗主,何必這麼大的火氣,冤家宜解不宜結啊。”

副宗主怒視著永極,咬牙切齒的說道:“你不過是個背信棄義的小人,和你這種人,有什麼好說的,你馬上給我滾出去!”

永極眼睛微眯,他緩緩起身說道:“我聽說天雲宗宗主回來了,不知道是真是假。”

副宗主一怔,他有些冇底氣的說道:“我們宗主當然回來了,這與你有何乾!”

“此話當真?”永極眉頭一挑,他試探性的說道:“既然已經回來了,為何遲遲不出手,要知道當初我可是差點讓天雲宗隕落啊,難道他就不想殺了我麼?”

副宗主張了張嘴,頓時啞口無言,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看到副宗主這幅神情,永極心裡頓時有了底。

“看來司馬卑並冇有騙我,這天雲宗宗主根本就冇回來!”永極在心底冷聲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