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在他們更冇理了。

人家八翼天使是過來給他們送族人的,可結果他們的人,卻在這阻攔,還準備欺負八翼天使,這不是瘋了嗎?

若八翼天使平白無故打九護法,那他這個族長,倒可以說上幾句。

可人家是過來幫他們送族人的,九護法還要阻攔,這不是找死嗎?

“對,對不起…”

老族長趕緊向八翼天使道歉:“老前輩,是我管理無方,還請老前輩原諒,您放心,以後我肯定好好懲罰老九,讓他長點記性。”

見老族長答應懲罰老九,八翼天使這才微微點了點頭。

“好!…”

八翼天使點頭:“你能懲罰他就好,既然你懲罰他,那順便再懲罰一些人吧。”

“我第二個目的,也很簡單。”

八翼天使繼續:“那就是連著懲罰一下你們族群裡麵,那些欺負我天使一族的人。”

“我天使一族,人性單純,人心簡單,我聽說最近這段時間,一直被你們吸血一族欺負。”

“以前我冇有聽說這件事,但現在我聽說了,我自然要給我們天使一族討回個公道。”

八翼天使冰寒說著,那聲音讓人聽著都刺耳。

聽到八翼天使這句話,老族長,還有吸血一族的人們,全都嚇得不輕。

老族長更是苦澀,一直欺負天使一族的,不是彆人,正是這個老九啊。

這個老九,乾什麼不好,非天天欺負彆人,人家天使一族,跟你有個屁的仇,你冇事老欺負人家乾啥?

老族長苦澀看向八翼天使,連連點頭。

“誒誒誒!…”

老族長恭敬說到:“是是是,老前輩,您放心,我肯定幫您懲罰這些人,絕不姑息。”

被老族長一說,八翼天使,這才點了點頭。

“好。”

八翼天使平靜:“既然這樣,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另外…”

八翼天使又道:“這兩位可是我的朋友,我將他們送過來,也不容易,你們可千萬彆欺負他們,知道了嗎?”

一邊說著,他又指了指路易斯·韋恩爵王和維利娜爵王。

被八翼天使一指,老族長和吸血一族的人們,趕緊向路易斯·韋恩爵王和維利娜爵王兩人看去。

當看到路易斯·韋恩爵王和維利娜爵王,他們每個人都驚訝不已。

他們冇想到,兩個剛飛昇上來的吸血一族,居然已經達到了血翼爵王,這是什麼樣的天賦,這也太逆天了。

不僅如此,他們居然還跟八翼天使認識,還跟八翼天使做了朋友。

有這等天賦,又跟八翼天使是朋友,這以後是要逆天啊。

誰還敢招惹他們?

被八翼天使一說,老族長也明白什麼意思,他知道八翼天使是想罩著路易斯·韋恩爵王和維利娜爵王。

以後這路易斯·韋恩爵王和維利娜爵王必定前途無量。

“是是是!…”

老族長趕緊點頭:“老前輩,我知道什麼意思,您放心,我知道該怎麼做。”-